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谁操纵了李旭利案:合伙串供还是刑讯逼供

2013年06月03日 15:01 来源: 《证券市场周刊》 【字体:

    李旭利将案件重要细节写在三张纸条上,谁将字条带出看守所?

    李旭利在一审时为何对关键证据保持缄默?

    在李旭利一审“撒谎”的背后,谁在干扰司法的公正?

    【证券市场周刊】(本刊记者 秦颖)谁都不曾想到,曾经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基金明星李旭利案,竟然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为求迅速结案而编造的“谎言”——当这一说法于5月23日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二审法庭被公开后,让人错愕。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2012年11月23日,李旭利一审被控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非法获利1071.57万元而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1800万元。同时,对其违法所得1071.57万元予以追缴。

    二审中,整个庭审围绕是否警方存在非法取得证据和认定李旭利案的核心证据是否真实存在而展开辩论。辩方律师提供了一系列的证据,甚至包括他们认为是警方要求李旭利给家人及另一涉案证人写的纸条——企图证明李旭利的很多行为均可能存在非自愿的异常性。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全程直击李旭利案的二审,主审法官在庭审中宣布:经过合议庭审议,李旭利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证据不能证明侦查人员刑讯逼供的事实,胁迫引导李旭利认罪等也查无实据,因此对其排除有罪供述的申请不予支持。

    许多谜团仍像一堆乱麻,让人难辨真伪。

    关键证词

    李旭利案一审时,其辩护律师朱有彬和段厚省均为李旭利做了无罪辩护。

    朱有彬曾宣读了证人李智君的证言。公安机关问:你当天为何购买这两只股票?李智君回答:我记不清了,记得有一次我打电话给袁雪梅(李旭利的夫人),询问为何抛售股票,袁将电话交给了一个自称是(拥有)袁雪梅账户的人,对方说是大势不好,但当时我并不知道对方是李旭利,我是在证监会查了这件事后,我才知道跟我通话的是李旭利。

    朱有彬指出,指令在这个地方就戛然而止了,指令要用发出者和接收者,难道通过心理暗示吗?朱有彬认为,检方在证明李旭利关键“指令”李智君交易的电话中,缺失对电话时间和内容的证据,对有没有指令、指令了多少交易,这些证据都仅有李旭利个人的证言,不足定罪。

    段厚省也指出,李旭利的供述和李智君、袁雪梅的供述没有形成关联性,因为李智君和袁雪梅对打电话的细节全都记不清了。

    但检方提供的相关交易记录显示:2009年4月7日,在集合竞价期间,李智君操作的单子仅用两分钟就全部下单完毕,而基金是9:45分下的单,前后仅差约15分钟。

    因此,一审公诉人表示,证券交易的行为具有完成的瞬间性,所以在证券交易的过程中,很可能证据会比较少。但整件事因为要买股票而打电话、电话内容也按对方的意思买了建行和工行的股票、这两个账户交易的时间正好是交银施罗德公司购买同样股票交易的时间,这些事实都是客观存在的。

    很显然,李旭利两位辩护人当时的说法没有获得法院的支持。但当再次回顾当初庭审时的辩护词和部分对话时,似乎让人有了重新审视的空间。

    这是一段公诉人和李旭利的对话——

    公诉人:你曾经坦白过,但是后来又翻供了,今天公诉人希望你能珍惜这次庭审的机会,明确向法庭承认自己犯罪的行为,争取从宽处理,听清楚了吗?

    李旭利:我从来没有翻供的行为。

    公诉人:亲笔供词不是你自己写的吗?

    李旭利:亲笔供词实际上他们给了我一份供词,让我按照上面写一下,说你主动来写,态度更加好一点,当时主要是让我太太可以来指证我。

<<上一页123下一页>>

  相关专题

  证监会再度棒喝老鼠仓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