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大佬激辩新三板投资机会

2015-03-28 11:55:00 来源:金融界网站

  金融界网站讯 3月26日,由私募排排网主办的“第九届中国私募基金高峰论坛”在深圳举行。本届论坛主题为“深层次资本市场改革浪潮下私募基金的变革与新局”。金融界作为网络合作媒体对论坛进行全程报道。

  在圆桌对话环节,多位业内人士围绕“资本市场深层次改革下私募行业变革与新局”主题展开讨论。

  特佳投资董事长蔡达建认为,从整个中国的多层次资本市场来看,新三板是面向机构投资者,这个定位是非常好的,不需要降低门槛让泡沫延伸到新三板。

  达晨创投梁国智表示,注册制改革,必然会带来私募壮大的历史时期。新三板是注册制的演习场,但是现在很多投资者,把它当做一个浑水摸鱼的场所。未来会有有越多的机构来参与这个市场,它的价值发现才会稳定。

  松禾资本合伙人张云鹏也看好新三板未来的发展,他表示,市场对注册制有很好的期待。但是任何事情都有反面,注册制、新三板,都炒得有点热了,热不是坏事,但是监管机构能不能在行政法规上做出努力才是关键,退市的制度也要建立起来。所以多层次市场的建设,还要看后面的配套制度。

  同创伟业合伙人张文军认为,新三板有一部分的股票通过券商的做市交易已经产生比较大的交易量了,每天也有将近10亿的交易量,这个数字还会不断的增加。新三板和中小板、创业板的交易制度接近了,投资者的门槛也会大幅度降低,未来很可能是很好的投资机会。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下面是私募股权圆桌论坛环节:开始前有一温馨提示,台下的各位来宾如果有问题想向台上的嘉宾提问,可以用小字条写好,让场上的工作人员转交给主持人,代为提问。

  我们有请第一组对话嘉宾,他们是:

  深圳市高特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蔡达建先生

  达晨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副总裁梁国智先生

  深圳基石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合伙人王启文先生

  松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张云鹏先生

  深圳市创东方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肖 珂先生

  深圳市同创伟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张文军先生

  主持人:其实今天来到台上的这些最具代表性的一些企业,我想大家都应该比较熟悉了,所以我也不再多做介绍了。首先要给几位大佬抛出今天的第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看到在近些年来,资本市场的改革是一直在进行,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对于私募行业而言,纳入监管、规范发展,也是在大刀阔斧的进行之中,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几位对于这些年的改革有什么样的解读,对于你们自己的公司而言,你们觉得有什么样的影响,我们按照顺序,先从蔡总这边开始。

  蔡达建:很高兴参加这次第九届的论坛,主持人这个话题特别大,这么多年,因为我们做私募,在座我看到很多都是做了十几年。

  主持人:这些改革措施中哪一条让你印象最深刻,也是最好的?

  蔡达建:这个非常多,因为十几年下来,从2000年初我们做投资的时候,那时候的环境和现在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比如说当时只能用有限责任公司这样的形式来注册,对外投资还不能超过50%,这样的东西,我今天可能不合时宜,很多人不了解这段历史。但是现在我们搞有限合伙制的公司,这些的模式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也逐渐的成熟,得到了监管部门的认可,这个过程是非常艰辛的。最早有限合伙公司的成立,是非常难产的,是经过了很长时间法律的配套、监管部门的认可,包括证券登记公司的认可,在我们市场都有了尝试的时候,监管部门说你这个身份还得不到确认,确实这个过程是非常的不容易。这个是法律层面、体制的层面,其他的还有资本市场变化,这十几年就太多了,资本市场首先是2004年底才有了中小板,到2009年才有了创业板,现在可能大家知道,现在非常火的新三板,还有中间我们从十几年前投资的时候,还有非流通的法人股的形式,到中间2005年中国证监会推出的股份分制的改革,每一项都带来了市场的巨变。可能我们做实务的时候,觉得每一天都好象,特别是是熊市的时候,包括前两年金融危机,大家过的都比较艰难,但是改革使市场恢复起来,每一项都具有深远的意义。

  主持人:您觉得对于您自己公司,您自己的体会,在您自己的公司上,您感觉影响最大的是什么?

  蔡达建:这些影响都非常大。因为没有这些东西,我们做实体的业态不一样,刚才前面提到了,可能过去只能尝试性的去做,因为深圳是创投机构的发源地,可能深圳在尝试创业投资的时候,全国很多地方还不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一回事,我们也是小股部队,这次私募协会请刘健钧博士过来,因为他十几年下来,一直关注深圳创业投资的发展,对我们支持很大,我觉得在每一个环节都有很大的影响,当然没有这些政策,确实我们在做的私募,十几年下来,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发展。但是确实现在展望未来,未来更加美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蔡总。

  我们也听一下梁总对这一点有什么看法。

  梁国智:我们的感觉和蔡总差不多,我们都是做了十几年的公司,反正我们最大的感叹是快完蛋的时候,总会有革命性的制度出台,蔡总讲2004、2005年的时候,股市很低,创投也快关门了,都会搞一次新的改革。我觉得影响最大的是有限合伙,这个救了我一命。2008年金融危机,可能也是快完蛋了,又出来了一个创业板在2009年,又帮助我们往前推进了一步。前两年我们都灰头土脸,然后又推出了注册制。每一次我们创投,或者是PE商业模式处于崩溃的时候,代表整个国家金融体系运转不畅,肯定有很大的问题,所以必然国家会有重大政策的变革。所以我们从历史的经验来看,这次的注册制改革,必然会带来私募壮大的历史时期。所以对于我们整个行业来讲,可能要储备更多的人才,储备更多的标的,储备更多的资金,备战下一个五年、十年,我觉得是可以期待的。

  主持人:梁总刚才说,每次到快完蛋的时候,就出一个改革性的措施。

  下面请王总。

  王启文:日本有一个作家村上讲了一个话,空气变了,风景变了,规则也变了。我觉得目前创投面临的是一个变革的时代,前面蔡总他们都讲了,创投行业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进入了波澜壮阔的时代,今天又进入一个变革的新的时代。从创投整个的外部环境来看,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目前是发展最好的机遇期。从宏观来看,现在国家提倡互联网+这样的一个战略,实际上这是真正促进产业结构调整、产业升级的一个动力所在。它会带动传统的产业进一步取得新生,特别是一些新兴的产业会有蓬勃的发展。那么这个对我们创投行业,都是很好的发展的机遇。

  另外一个是政府现在提倡全民创新、大众创新,“双创”的概念,我个人认为“双创”可能会带动整个中国经济,或者是民间经济的蓬勃发展,会是我们经济一个新的增长的动力所在,这个也是创投面临的一个新的历史机遇的所在。

  那么从我们这个行业来看的话,现在面临着很好的外部环境,特别是注册制的角度,渐行渐近,最近有一个说法,可能5月份发审体系就会有大的改变。注册制实际上去年开始我们就关注这个事情,到今天我觉得它的整个影响力完全显现出来。

  另外一个是我们的所谓的多层次资本市场,我个人讲的是分级管理的市场,现在日益完善,特别是我们场外交易市场——新三板,今年加速发展,这个可能会为创投行业整个的推出带来广阔的空间,所以我们面临着很大的历史机遇。

  从我们创投自身发展来看,原来我们经常讲的概念是募投管会,今天我要提出一个概念,创投要做一个平台,要做投资人的平台,这个平台会把我们的出资人,我们的投资的企业,以及企业家,我们把他们都联系在这个平台里面,这个平台里面共同创造价值。我认为创投现在进入了创造价值的股权时代,是一个非常良好的机遇。所以我对目前的创投行业充满了信心。

  主持人:感谢王总的观点,对于注册制,对于新三板都充满了期待。那么注册制,新三板,待会儿您再多聊一下。

  现在听一下张总对于整体的资本市场的改革会有怎样的解读。

  张云鹏:刚才蔡总、王总、梁总他们说了很多,其实和蔡总讲的一样,当年创业板要出来,无知者无畏,杀出投资的行业。后来有一句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大家过得灰头土脸,不谈投资了,为什么?没有投资渠道,钱几百万,上千万投进去了,当时投的制造业企业最多,利润才一两千万,但是可以拿出来和我们分享的现金是没有多少的。所以一路这么进了这个行,既然进来了就要接着干,所以对我来讲,印象最深的是中小板的开启,中小板开启上市之后,可以把本钱拿回来了,至少不用亏损了。更大还是创业板的开启,创业板的开启,应该说把整个国内的民营的PE推向更高的高度。自己进入这个行业十多年了,原来感觉和外资差别很大,人家都是几十亿人民币,多少亿美金,2007年以前好象也就一两亿的资本规模,各方面的差距都很大。但是确实2007年创业板出来之后,应该说我们和外资同行在专业化,在很多方面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至少在资金的管理规模,在很多方面我们也取得了更大的进步。前面蔡总他们说了很多,我不讲了。但是现在对我来说最期待的是注册制,其实我们也欣喜的看到,这两年并购已经作为我们很重要的渠道了,应该说一两年以前并购还是一个概念,每一家的案例都不多,但是这两年我们可以看到,包括自己一年可以实现并购退出的案例也有七八例,并购实现的回报好的有十倍以上,所以如果注册制真的打通了,对我们行业应该是都有益的。另外希望资本市场的审核制度方面可以打开一个口子,还是希望优秀的企业别都到国外上市,事实证明这类企业就是中国的最好的企业,但是受制于目前资本市场的管理制度,这些最好的企业都是肥水流向了外人田,所以希望在这方面可以有改善。

  主持人:肖总希望结合自己公司的情况来讲一下自己对改革的影响。

  肖珂:其实刚才讲了很多话,特别是梁总说了好几次创投快要死掉了,讲的是什么问题呢?其实我们都是做投资,玩资本,其实资本投资,其实是市场比较高层次的形态,这个实际上是需要外部的市场化的环境,但是我们过往是从一个很不市场化的环境,慢慢逐步的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应该说如果注册制推出来之后,市场繁荣程度会得到极大的改善。作为创投来说,募投管资,任何点都管住,这个平台就很难继续,资金没有办法投资的话,创投是没有办法玩的,否则所谓的通过创业投资来扶持创新创业的发展,就是一句空话,所以注册制我们还是希望可以加快,不要落在口头上。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有些投资究竟是卖掉,还是IPO退出,过往我们投的资金,到2015年到期了,我就面临着很纠结,因为到期了,我要给客户交代,我的项目就应该是并或者是退。钱少一些,我的收益,把挣钱的东西,我还是继续等待。如果做了之后,等待还是无期,或者是有过渡的流量控制的管制,我们等不起。

  第二点,很多资产都非常大,有限合伙的组织形式,应该说对整个创业投资有非常大的作用,但是这里面研究问题。现在最多看到的很多企业,很多创新企业在进行高管管理层激励的时候,所有的人,所有的系统,我们都建议找一个核心的创始人做PE,再找一帮核心的团队做MP,做高管的平台,你们是有限合伙。但是现在问题来了,如果是按照5%和30%,这个怎么激?我们的所有的创业,难道又把这个东西变了吗?这个问题非常大。所以我在这里也是呼吁我们的管理层,我们非常希望能够通过一些好的措施,能够调动全民创业,因为只有全民创业中国才有希望,但是我们在一些政策的衔接上,是不是能够多的去从事件的角度考虑,能够真正的解决问题,其实更多不是创投的问题,而是创业企业自己的问题。

  主持人:张总有什么补充?

  张文军:刚才前面几位也很透彻了,我想分享一点对注册制和新三板的看法。我个人在家门同创伟业之前,我做了十几年的投行,在多家公司在主板、创业板上市,也做过多家企业的新三板,我觉得注册制的改革还在进行之中,注册制改革是对市场重大的变革,我认为这个是终极改革。之前企业上市的时候,监管层特别注重对企业实质性的判断,这个过程不仅是需要中介机构,更重要是需要发行委的专家和发行部的领导大家共同协作,但是实际上十几年的效果看来,发现一个是我们上市的企业数量少,第二个是也并不能确保我们企业已经上市以后的投资价值。那么注册制和以前的区别,最大的在于我们以后主要是侧重于企业的信息披露,以后的监管机构可能是交易所,这个交易所主要是做形式上的审查,对于企业的实质性的判断,交给了证券市场,投资者用自己的钱来做决策,认为有价值,就进行投资,如果不认为有价值,就可以不关注。这样的改革,其实和西方发达的证券市场已经接轨了,所以我觉得未来的五到十年,我们的证券市场将会发生一个非常重大的变革。

  另外是新三板,现在大家都知道比较火,新三板是证监会所搞的,应该是地三甲证券交易场所,和沪深交易所是排名一样的,因为都是属于证监会支持的。新三板实际上已经是注册制先行了,如果对新三板了解的话,去年比较火,去年挂了一千多家,以后每年会有一千多家的速度在挂牌。挂牌之后,虽然没有大的成交量,因为挂牌是协议交易,但是如果大家观察一下,新三板有一部分的股票通过券商的做市交易已经产生比较大的交易量了,每天也有将近10亿的交易量,这个数字会不断的增加。新三板和中小板、创业板的交易制度接近了,投资者的门槛也会大幅度降低,这块我们觉得很可能是很好的投资机会。我们同创伟业近期可能要向社会目击希望大家关注注册制,以及关注新三板给大家带来的投资机会,这很可能2015年是很好的投资时点。

  主持人:张总说的,可能也是大家最关心的话题,顺着这个话题,谈一下注册制,注册制会给PE带来非常好的黄金时期,请蔡总聊一聊,您觉得究竟注册制可以给带来什么样的机会?

  蔡达建:我想核心的东西是放低门槛,或者是把选择的权利交给市场,但是在个里面,我想其实对我们投资人而因,有一点很重要,对于我们投资人的要求更高了,因为你需要在市场上选择真正好的东西,因为可能东西更多了,顾虑更多了。刚才嘉宾有提到新三板的政策,从最近的舆论的导向,包括各方面的信息来看,新三板确实是给了很多东西,给大家无限的遐想和预期。那么从整个中国的多层次资本市场来看,其实我个人有一点不同的意见,其实我觉得新三板目前的定位已经是相当好了,说得极端一点,我们有中小板、创业板,有这样的流通性,甚至也有监管层担心存在的这种泡沫问题,过渡投机问题,为什么我们还要降低门槛呢,让泡沫延伸到新三板呢?泡沫起的时候,我今天形势一片大好,我可能有不同的声音,提醒一下,在这个过程中,热血不能太热。因为新三板是面向机构投资者,这个定位是非常好的,给企业这样的舞台和机会,但是专业投资人看你好不好,而不是让我们缺少投资甄别能力的一些中小投资者去参与。但是现在这个问题可能比较复杂,一方面可能社会各界希望新三板活跃再活跃,来把整个市场的热度更热一点。另外还有更深层次的复杂,可能还涉及区域的比较、竞争,创业板这么好,在深圳,是不是其他地方也能弄点更好的东西,这个可能会有这些因素,我们作为今天领导们前面开场的时候就说了,这是一个草根论坛,草根论坛,我们就从民间来看这个问题,不一定对,但是我觉得是一个我们一方的看法和声音。对于我们广大的投资者、市场的参与者,我们的体会是不管市场好不好,怎么变化,都要找准自己的定位,选择好自己的路,我们远的不多,我们只说全民PE,全民PE时代的热潮,不比今天的新三板差,可能更热,更多人参与,但是这个过程过去了,留下了多少问题,还有多少PE机构留下了那么多问题的项目、坏账,还有多少PE机构在盛宴之后还在坚持,还能够把业务继续做上去,我想这个是很大的变化,现在很多人都不讲PE的事了,转到其他专业了。我觉得大家追着泡沫走,还是有很大的风险的,追着泡沫走,两种可能,一个是可能你正好运气比较好,还有一种是你就被搁在那了。我想对我们今天参与这个市场的机构来说,我们今天刚才说了,很多参加讨论的,都是十多年的机构,十多年的机构还会有这样的问题,在复杂的市场环境下,有绝处逢生的能力,还有面对市场高点和低点的能力,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非常需要提醒一下,在这样的一个市场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我们能够找准自己的定位,战略要找清楚,到底你可以为市场带来什么,或者是在过程中你可以建立自己的特色、核心能力。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时候绝对是面对新生事物的时候,看到好的同时,还要冷静对待,要看到有风险的一面。

  刚才有一个观众递了一个纸条,想提一个问题,他问的是如何看待新三板和注册制的区别,蔡总觉得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蔡达建:这是两件事,新三板是整个市场,注册制是整个发行制度,这是两个事,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只不过目前新三板因为改革分层、降低投资者门槛,已经搞得做市上市,这些改革为市场注入了更多的活力。那么注册制只是其中的一个IPO的环节。

  主持人:接下来听一下梁总对于注册制你又看到了什么样的机会,又或者你也想带来不一样的声音呢?

  梁国智:注册制最大的好处是市场化了,从我们的一些PE机构来讲,我讲动不动几年就IPO暂停这种事一去不复返了,这是最大的感触。

  对于我们落说,会给这个市场带来更多的资金,增量资金的进入,特别是刚才大家都讲到新三板火热,新三板是注册制的演习场,这个很明显,是注册制的演习场,但是现在很多投资者,把它当做一个浑水摸鱼的场所。但是不管怎么说,会吸引越来越多的资金进入这个市场,我觉得有越多的资金,有越多的机构来参与这个市场,它的价值发现才会稳定,有了价值中枢,我们做这个投资的,可能就相对好做一步。

  蔡达建:说注册制出来之后,以后IPO暂停的事一去不复返,那可能是换一种形式,以前是证监会停掉,以后停不是证监会停,是市场停,我认为资本市场还是高度波动的,就算是有注册制,投机过渡之后,市场调查,一定会面临IPO的停掉。就像2000年左右的时候,纳斯达克从5000点开始往下走,这是一个市场,不是像我们说的,证监会说市场不好,要等一等,虽然那时候证监会说好,但是市场不一定接受。

  主持人:王总对于注册制的推出有什么样的看法?

  王启文:注册制是我们的梦想,这个梦想马上要实现了。注册制实际上是一个发展,核心是在市场化,通过注册制的颁布和实施,对于企业上市,以及对于创投的投资,都是一个历史性的机遇。我只是希望这次注册制真正能落到实处,不要再流于形式、走回头路。

  主持人:比如说怎么流于形式,走回头路?指的是什么?

  王启文:注册制从具体操作来说,投资价值由市场决定,审核部门、监管部门不会对投资价值做出实质性的判断。我有一个担心,实施注册制之后,比如说两个交易所的评审委员会可能仍然按照原来证监会那套思路、思维、逻辑去审核,这个就是走回头路。我希望注册制真正的走向市场化。

  主持人:让市场来判断。

  再来听一下张总的观点。

  张云鹏:这个肯定是好东西,举个例子,比如说我1.6米的身高,找女的时候,可以找的,原来核准制的,我原来是1.70以下的,不允许我找女朋友,这个角度来看,这个肯定是好东西。现在市场上会给企业带来很大的利好,所以我们对注册制是很好的期待。但是任何事情都有反面,注册制、新三板,都炒得有点热了,热不是坏事,但是监管机构能不能在行政法规上做出努力,美国是有很强的法律惩罚犯错,如果我们没有法律的话,九几年的时候大家就把这个当成赌场了,所以后面的制度要跟上。新三板也一样,原来不断的上市,或者是一年一千家,一年之后是一万家,这个合理吗?不一定合理。退市的制度也要建立起来,好的要不断的建,差的要不断的出,这个水是活水,如果把门槛放低了,都是垃圾了,谁还在垃圾里面看,所以多层次市场的建设,还要看后面的配套制度。

  主持人:也就是说注册制肯定是好事,但是为了避免前面说到的情况,后续的法规、配套的政策要跟上来,不能光进不出,这样就乱了。

  肖总什么看法?

  肖珂:注册制是重大的变化,是对投资行为做出了影响。实际上过往我们投资项目的一些风险的要素变化,我们过往投资项目,尤其是关注两个风险,第一个风险是项目本身的风险,项目本身有没有出错,这个是大的风险,我看行业、各股的分析,项目出去,这个是很大的风险。退出去的风险,特别是过往因为主要的退出渠道和主要的盈利来源是IPO,而IPO的风险是说会不会把你的IPO暂停,或者是能不能上市,管理层对某些行业,某些企业的价值判断它来决定,或者是和券商的关系,或者是一些系统工作是不是做得扎实,是一些在投资机构看来比较难控制的因素,或者说是不太容易做评估的因素,但是一旦你上市成功,基本上99%的概率是赚钱的,不用担心后面的价值如何,99%是赚钱的。但是出了事之后情况就变化了,前面你能不能挂牌、上市、交易,这个风险大大降低,但是随着另外的风险加大了,上完之后,有没有人买,什么价格,但是对于投资机构来说,我们更愿意承担市场的风险,因为我们是做这个事情的,专业价值本来是我们自己要干的事情,我们愿意承担的风险,我们没有办法预期政策性风险,因为做任何事情的时候,特别是5年前,没有办法预见到几年之后市场会怎么样,这个风险会怎么样,这个风险对你是毁灭性的打击,影响是很大的。有一个案例,蔡总说到的市场上的风险,有一家唯品会的公司,上市的时候是流血上市,就是很低的价格,但是作为企业本身,作为股东投资机构,愿意接受低价格上市,事实证明资本市场看错了,资本市场低估了这家公司,后来股票市场上来看,这是神奇的股票,纠错是一个很好的评价。反过头来,如果在国内,上不了市的,或者说因为不是注册制的话,可能这个公司我们永远都看不到了,因为这个公司就死掉了。而事实上投资人愿意玩这样的游戏。所以我觉得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实际上应该给大家多一个选择,因为投资机构,包括我们创业投资,就是要承担风险,创造价值的事情。新三板实际上是给大家这样的一个机会。

  张文军:我想说明一下,注册制并不代表上市的能力,这个披露一下,注册制以后的审核和以前的核准制的时代有很大的区别,最重要一点是什么地方?注册制时代以后靠包装上市是不太可能了,以前核准制时代是有很多企业靠包装上市,涉及到中介机构的责任,以及我们讲充分的信息披露,以后信息披露如果有不完整、不真实或者是不准确的情况的话,中介机构将负很大的责任,甚至可能有刑事责任,所以我个人认为对于管理规范的企业,未来注册制之后,上市会相对容易一些。反过来讲,管理没有那么规范了,因为我们知道现在国内很多企业管理都不是那么的规范,这样的企业要想上市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刚才也讲了注册制的话,好处在什么呢?好处最重要的是在于有发展潜力的企业,也许暂时不盈利,但是有很好的发展前景,这样的企业在过去我们是不可能上市的,去年我参加了证监会的一个内部的会议活动,当时证监会的领导也拿出一个案例来说,说美国有一个企业,叫脸谱网,这个多年都是没有盈利,都是亏损的,但是美国IPO的时候,募了有一百多亿的美元,明确在招股上写,未来也看不到盈利的模式,也不知道怎么盈利,明确的告诉你们,这个就是充分的风险提示,在美国一样可以上市,而且现在资本已经达到了几千亿美元,这个是资本的魔力,以后中国注册制之后也会发生。

  关于新三板我补充一点,我个人认为新三板是高风险、高回报的,为什么这样说?每年有上千家企业挂牌新三板,这里一定会有未来成长为巨人的企业,就看各位投资者有没有发现的一双慧眼,因为小企业的存活率是比较低的,有些小企业存在3年就很不容易了,一个企业从盈利五百万到盈利五千万,和另外一个企业盈利五千万到应五个亿,难度来讲,前者更容易,但是两者的增长率是一样的,资本市场最关心企业的增长率,小企业从五百万增长到五千万的话,肯定比五千万增长到五亿的企业容易。新三板应该是属于机构的市场,这是很好的定位,因为普通的投资者很难有机构投资者用专业的眼光发现有投资价值的企业这样的机会。

  主持人:张总已经布局新三板了,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怎么把握新三板中的机会?

  张文军:新三板首先要大家弄清楚,新三板这块是什么行业都包括了,也就是说给你充分的投资机会,新三板已经挂牌的企业,在我们主板市场是找不到的,有不少行业,甚至包括我们的投资公司本身,都已经开始在新三板挂牌了,还有一些创投公司也在新三板挂牌了,还有一些金融服务业的公司,接下去有可能有很多互联网金融的企业,特别是围绕TMT行业、生物制药,尤其是生物制药这样的行业,很多企业花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在做研发,很难有盈利,但是这样的企业挂到新三板之后,一旦专利注册、研发成功之后,未来的盈利、发展前景是非常可观的,所以我希望大家多关注一些有未来前景的企业,而不是目前有多少盈利的,因为目前资本市场最重视的是未来,未来5年、10年,有没有可能成长为行业巨人,这样的企业是最有投资价值的。

  主持人:TMT、生物医药未来有可能成为巨人的企业,这个是张总关注的。

  前不久看到一个消息,截止到现在的统计,各种类型的投资新三板的基金,差不多80余家,这80多家中,大概60多家是在今年的1、2月份成立的,所以可以看得出来,很多基金机构都是抢新三板市场,我们做一个统计,除了张总之外,其他五位有打算布局新三板的吗?全部都有。这样就简单了,我们听一下各位都看好新三板的机会,接下来打算怎么布局,我们先从蔡总开始。

  蔡达建:我们做股权投资,我们看中选企业的能力,我们可能还是传统的方式,成立新三板,专门投资新三板的资金,但是我们选择的项目,可能是和一些由私募证券他们来发起的基金,在选择投资标的上会有一些差别,我们可能会更看中这些标的长远的发展前景,不可否认,因为市场很热。

  主持人:怎么判断标的具有长远的发展前景?

  蔡达建:那就看行业、团队。

  主持人:什么样的行业是你喜欢的?

  蔡达建:TMT、生物医药、互联网金融这些行业。

  主持人:团队有什么样的潜质是你欣赏的呢?

  蔡达建:我现在认为是在新产业里面,他们的团队是不是能够和这个时代特征很合拍,能够跟上这个时代的意识。

  主持人:思维的转变。

  蔡达建:很快的接受新东西的能力,要快,要新,第二点,要有很强的管理人的能力和胸怀,我觉得这两个很重要。

  主持人:我原来接触过一个私募基金投资人,他说他也喜欢观察团队有没有潜质,我说他怎么观察,他说就看老板,觉得老板身体健康这个企业才能成功,老板健康,企业才能成功壮大。

  梁总给我们分享一下。

  梁国智:其实新三板的企业是原来我们投的项目,我们是以不变应万变的。

  主持人:您看好的方向也是像刚才几位说的方向,互联网什么的,因为我知道现在新三板上市了,有些是非常稀缺的,比如说家政公司、舞蹈演艺事业这些稀缺的品种,不知道您看好什么样的方向?

  梁国智:材料、智能制造有可能是中国的优势产业,还有环保。

  主持人:关于新三板,去年我们讲新三半,还在讲故事,今天我们在讲新三板,我们就在讲市场,从新三板目前的状况来看,已经形成市场要素齐全的市场,比如说交易制度,交易规则非常完善,投资人队伍逐渐的壮大,做市商制度推出之后,投资人队伍逐渐壮大。另外是流动性也在增强,所以为什么新三板目前大家都比较看好,比较热?我觉得今年在新三板各个方面要素集聚上发力是有很大的关系。对于新三板我的担心是流动性不够,流动性不够的话,市场价格发生的功能就没有办法形成,没有办法形成的话,新三板企业的融资就难,新三板投资人的投资就相对很难。对于流动性来讲,我觉得两个方面可以做,一个是降低进入门槛,目前投资人500万的门槛还是比较高,虽然蔡总前面讲了,新三板是属于金融机构投资人为特点的这样的市场,但是我觉得这个门槛还是很高的,这样高的话,流动性肯定起不来。第二个是交易制度,目前还是两种交易制度,实际转让和做市商,两种交易制度不足以支撑发达的实体,所以竞价交易必须推出,不推出的话,这个市场就没有办法再向前发展。另外是像分级管理制度,包括转板制度,我都希望后续尽快推出。现在看到新三板挂牌的企业涉及的面非常广,这个是创业板、中小板无可比拟的,企业的类型、发展阶段也是非常丰富,这样对我们投资机构来说,也带来了一些挑战。比如说以前关注的一些点,可能对新三板企业来看的话,可能是如何更加强调的一个是团队。

  主持人:其实您说的这个是我想问的,我们新三板有什么样的机会,其实新三板有什么样的企业是您不会去碰的,或者是怎么规避风险?

  王启文:还是看团队,第二个是看有没有核心技术,或者是有没有很好特色的商业模式,这些都是我关注的,因为新三板企业,更多是中小型的企业。

  另外一个还有一个体会,上周参加了QQ音乐2015年度盛典颁奖晚会,当时有一个获奖的阅读叫做TFBoys,不知道在座的有没有熟悉,这个组合的话,因为都是初中生,大概00后的年龄阶段,当时我参加这个盛典,我本身也是在考察一家传媒公司,我看了之后,我感觉我们要投资这个传媒公司的话,如果我们都不了解TFBoys这样的阶层的动态,我们是没有办法判断的。又比如说我们要投一些游戏企业,如果自己不玩游戏,没有办法对这个行业有更深入的了解。所以从这里来看,对于新三板这个阶段的企业,我们可能在投资人的结构调整方面也需要做一些工作。要适应00后这代人他们所关注的内容。

  主持人:张总对新三板的机会,看好哪些,觉得该怎么控制风险?

  张云鹏:我们只会在公司专注的几个领域进行投资,新三板本身会把我们投资的价格推高一点点,因为相对来讲,新三板的价格都是低的,但是同时流动性也相对的增加一点,从这个角度来讲,新三板也是我们看好的方向。另外新三板对我们投的企业也是比较好的募资渠道。我还是要做好自己的投资。

  主持人:你的方法是做自己比较熟悉的行业。

  张云鹏:新三板的企业本质还是中小企业,而我们是专业基金,毕竟新三板的企业还是相对比较小,无论是管理、市场、资源上,有可能需要一些配置,其实我们作为机构投资者,我们会对企业和我们的资本进行对接,不敢说某个方面是好的企业,但是某些方面,我们和企业一起共同成长,并不是买了股票就等着它好。

  肖珂:大家都是同行,交流也比较多,现在和传统没有太大的差别,流程上也差不多,只不过流动性使估值稍微高一些。但是新三板的公司,介于未上市的公司和IPO做的公司,介于两者之间,我们传统在过往年时间,除了进行我们自己的投资之外,还会参加上市公司融资。新三板提供了这样的机会,一方面本身做一个非上市公司,需要持续不断的吸引公司。另外成为挂牌的公司之后,可以有市场定价,可以以他自己为品牌做一些整合。有点类似于上市公司利用并购的方式来快速的扩张。玩法不一样。

  第二点在于我们过往很多比较好的公司,都是美元基金投的,新三板相当于给了人民币基金一个上市的机会,包括我们投的这些公司,投的互联网公司,觉得可能很不错的,原来计划今年下半年或者是年底之前,我们有一个美元基金,但是现在都停了,不做了,因为市场化的原因,市场上可以定价,也相当于有品牌做这样的公司。而那些过往拿到比较大的美元资金的项目,其实我们的体量稍微小一点,但是这样的机会会让我们投资企业反过来有超出。我们是按照这个打法去做。我们知道新三板的企业都比较小,我们大概做一个亿左右,配合过往的投资来做。

  主持人:插一个现场来宾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的仔细,他说我们是全国最大的海南黄花梨的种植企业,现在进入了新三板的挂牌流程,像这样的农林类收益期长类的企业,未来的前景如何?

  蔡达建:黄花梨的生长期是多长,我虽然不太了解,但是生长期是非常长的,这是一个。另外一个,适合种植的面积有多大,很难给你一个回答说这个好还是不好。

  主持人:对于收益期长的企业,整体来看?

  蔡达建:收益期长总体不是问题,但是你构建的架构和模型,能够让市场有足够的想象,比如说有多大的面积可以做,你有什么办法可以组织,这些如果可以安排得好,就算过了20年,你的黄花梨还是一些小苗,它也会值钱。但是在中国市场上,你要警惕一点,因为农业类的公司过去的表现不是很好,所以可能会对你未来的融资有一些困惑。

  主持人:简单来说,收益期长短不是问题,最重要是有没有想象空间。

  最后请张总聊一下,控制风险上有什么补充的吗?

  张文军:刚才已经说了,新三板是高风险、高回报的市场,高风险是新三板挂牌1200家去年,以后有可能每年1000家的速度增长,真正好的企业,我觉得是非常好的,凤毛麟角,所以大家投资新三板的时候,要有高度的风险意识,很多企业有可能打水漂了。

  主持人:非常感谢几位嘉宾为我们带来的精彩的言论,谢谢。

关键词阅读:私募 基金 新三板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