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私募频道 > 私募观点 > 正文

清控银杏罗茁:投资如同春种秋收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17-10-11 16:03:52 来源:投资界

  7月12日,清科集团旗下中国创业与投资第一门户——投资界与清科研究中心联合发起,国内顶级私募股权数据库私募通提供数据支持,前后历时4个月筹备评选的「2017投资界TOP100投资人」榜单隆重发布。

  「2017投资界TOP100投资人」总榜单上每一位投资人都有着深刻的行业洞察,决策敏锐果断,在诡谲的创投江湖中辨识千里马、独角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接下来,《投资界》将对上榜投资人进行追踪报道——从人生履历到经典案例以及背后的投资逻辑,《投资界》将一一放送,敬请期待。

独家|清控银杏罗茁:投资如同春种秋收

  姓名:罗茁

  职位:清控银杏 创始合伙人管理合伙人 董事总经理

  代表案例:中文在线(行情300364,诊股)、汉邦高科(行情300449,诊股)、兆易创新(行情603986,诊股)、互众广告

  名师人人华顶松,诸生箇箇春前柳。励志还须韦弦佩,沧海横流仰昔贤。

  ——摘选自吴宓《清华园词》

  始建于1911年,经历过抗战,南迁过长沙、昆明,后于1946年迁回,清华大学成了诸多文人学子心中的圣殿。季羡林先生笔下抒写,“对我来说,清华园这一幅母亲的形象,这一首美丽的诗,将在我要走的道路上永远伴随着我,永远占据着我的心灵。”

  清华百年学府底蕴真如此磅礴,对人影响真如此之深?那日与罗茁的一叙,此问得到证明。

  若以管中窥豹,从那戴着眼镜读书的模样、不疾不徐的语速、手腕上佩戴的九十年代最风靡样式的瑞士手表,以及愿意给出时间一起沉默的罗茁身上,我看到处于闹市区的清华大学以其百年韵味,耐心稳重地培育了属于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最早期的那拨人。

  他们用最真实的年代感,传承着清华大学留给他们最好的底蕴。

  历史|九十年代末的中国和罗茁

  1980年,罗茁成为清华学子,每天听着“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的校园广播,和被称为“红色工程师的摇篮”的清华大学一同把岁月经历。那时时光荏苒,但对1980年的罗茁来说,意味还未明。

  人多数都后知后觉,上学时或许只想到“也许这就是全部了,机械、重复、枯燥、迷茫。”

  1999年10月,建国五十年大庆典礼如期举行,邓中翰、李彦宏等这群对中国互联网产生深远影响的留美华人赫然在被邀请观礼之列。

  也是在1999年,清华创业园成立。因受任参与筹建清华创业园、组建清华科技园孵化器(清控银杏团队的前身),亲身经历了中国互联网从开始到泡沫破裂的过程,罗茁像是突然缓过神:是了,这就是清华对学子的影响。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常人皆道,掀开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腥风血雨的是外资机构,但若回归历史,那群埋头做事的地道中国人的身影无法忽视。

  参与其中的罗茁,旁人不叫他投资人,他有一个官称“罗老师”,那是因为当时在清华创业园的创业者大多是刚毕业校友(或者是休学的校友),校园的文化与称谓延续到了创业园。当时的清华科技园还在创建之中,资本的运作时时捉襟见肘,孵化器公司的注册资本虽然已达1580万元,可这笔资金不会长时间留存于孵化器公司。罗茁团队一次性付清了学研大厦A座九层、十层十年房租的举动,一方面给了孵化器一个窝,另一方面也是母公司抽回注册资本的需要,孵化器公司则要通过每月收取的房租来补充注册资本金。

  在这样的条件下,孵化器的固定收入(房租价差)有限,各种对创业企业提供的服务需要成本,很难有短期收入,孵化器又该如何生存、运营与发展……等等,都成了清华创业园的创建者们必须面临的问题。在一次香山脚下召开的内部研讨会上,经过彻夜的讨论,清华创业园的管理者们一直认为,参股早期创业企业,“与创业企业共同成长“是孵化器的出路所在,罗老师用行动向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释放了他和清华孵化器的磅礴野心。

  在当时有限条件下,罗茁主动选择投身早期投资事业。经历过体制之困惑,彼时其团队主动尝试“孵化+投资”的模式,在国内实属创新,这使罗茁成为了中国孵化器行业2.0时代的代表人物。众人在旁观、在喝彩,当然也在“看热闹”。

  一直到孵化器碰到了郑海涛。

  2001年,郑海涛和他的数码视讯已经濒临山穷水尽。公司有了新产品,却始终零收入,面对的竞争对手是狼性十足的华为。罗茁投了50万,数码视讯正式成为孵化器公司的第一个投资项目。不仅如此,罗茁还帮助郑海涛谈成了第一单生意,突破了数码视讯最致命的那道桎梏。

  后来数码视讯上市了,这个被罗茁视为 “助人为乐”的项目,给作为最早投资者的清华科技园孵化器带来了上百倍、金额超3亿元的回报。

  精神|现代化中国下的那批私募股权行业参与者

  打动罗茁的不只有数码视讯,还有中文在线、海兰信(行情300065,诊股)、慧点科技、兆易创新、天为时代、清大天一等公司。

  同出本源,故而易获偏爱?是,也不是。他们最大的特征和共性是,他们都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波创业潮里的创业者,他们也都是受过清华数年教育的年轻人。

  嘘——可否先用两分钟试着幻想中国二十年前的创业环境是什么模样?那份充斥着时间灰尘的中国创业精神又有多厚重?

  童之磊的第一个创业项目实际不是中文在线,而是国内大学生门户网站“易得方舟”,中文在线是其中孵化的项目。后来易得方舟终还是垮了,还在学的童之磊决定接受这个项目,再次创业,中文在线成了他的“放手一搏”。

  罗茁依旧清晰地记得那是1999年的6月份,童之磊与他会面。罗茁同样不能忘记童之磊那双眼眸,如果眼睛会说话,那必定是“活下去”。孵化器给了童之磊房租优惠、换取了中文在线2%股权,中文在线有了活下来的资本。

  罗茁的语气变得缓慢了些,仿佛在重临当年中文在线在创业阶段的困苦和搏杀过程。“创业不易”,此话比金还真。幸好,童之磊从不曾放弃,罗茁更不曾。2005年孵化器投资了第二笔钱,中文在线拆VIE回归时又参投了第三笔钱。

  “他们是真正有抱负、有理想的年轻人,我每天面对的就是这些人。他们心智坚韧,稳扎稳打,他们真正想做成一件事,你永远难以想象初创期的中文在线对资金的渴望程度,我又如何能抗拒这样的眼神?”

  吃过苦的同样不止中文在线、数码视讯,做半导体的兆易创新更甚。朱一明和他的合伙人在美国依靠极为有限的种子基金支撑着自己的创业项目GigaDevice (当时名为“芯技佳艺”,现在的兆易创新(603986)),2004年带着项目回国后,负责该项目的薛军(现清控银杏创始合伙人之一)找到了时任孵化器总经理的罗茁,罗茁再次出手二百万。

  一度要夭折的兆易创新成功上市用了12年,清控银杏团队也毅然在它背后坚持了12年。薛军说,我从未想过放弃兆易。罗茁说,我们甘愿坚持十二年,因为我们看到了这个项目能为中国半导体行业带来的贡献。

  投资是一场长跑,是一场一言难尽的跋涉。而能言的是,时至今日,这群奋斗了近20年的创业者见到罗茁,仍然躬身一句“罗老师”。

  罗茁笑了笑,他过过苦日子,且经历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劳苦奔波。回忆起过往时,倒发觉原来那才是职业生涯里最快乐的日子。

  变化|变与不变

  1999年和2000年足以称之为中国互联网波澜壮阔的两年,壮阔之后迎来的是2001年中国互联网泡沫的崩裂,再之后也就是全民PE、金融危机、创业板开市等等。和中国资本市场一起,青涩的罗茁,困苦的罗茁,成熟的罗茁,淡泊的罗茁……这些罗茁都一一经历了。

  有些地方变了,有些还没有。

  十数年的时间过去,因着国家双创口号,如今市场上的资金量级和创业环境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当然,市场泡沫更是不可比拟。如果将创业阶段分为“0-10”和“10-100”,第一个阶段用以打磨产品,第二阶段用以匍匐IPO,罗茁想这其中成功率或许远不及二十年前的那批人。

  人多,钱多,泡沫,低门槛。

  傻钱,快钱,浮躁,无秩序。

  创业企业渐渐变得不那么踏实苦干了,投资人渐渐不太愿意舍得下工夫做行研了,现下成了是最好的也是最坏的时代。

  在近20年的投资经验里,所谓的投资方法论罗茁也做过更新迭代。从前在罗茁眼里,TO C项目的商业模式变化太多,需要重运营和庞大人力推动,罗茁坦言作为“理工男”,不擅此道;加之C端项目往往易陷入烧钱模式,贫苦惯了的罗茁更是不想涉足,因此也不必耗费过多精力在上面。

  罗茁把自己关注的领域喻为“传统高科技”,指的是那些相对底层且是绝对刚需的高新技术相关项目。然而2015年之后,随着互联网的深度发展和演变,罗茁自省,“TO C项目不一定是不需要技术,互联网项目也非一定不可投。”

  以汽车产业为例,汽车重线下,是代表传统产业的行业之一。罗茁也投了不少与汽车相关的企业,但有目共睹的是,汽车产业一直在推陈出新,与互联网和技术相关的细分领域不停地出现新机会,比如电动车、新能源汽车、汽车后服务市场、无人驾驶等。

  有些成功人士爱讲成功学,颇有兴致地列出一行行成功方法论,像是照做后也可复制成功。罗茁却不以为然,“投技术创新企业较多,但我没有确切的技术指标”。

  作为上市公司海兰信的第一批投资者,两个创始人本身并不具备高强的技术功底,但二者颇擅资源整合,这成为罗茁看中这家企业的关键点。罗茁顿了顿,说“这几年互联网都已经被说成传统互联网了,创始人如果能将自己的新技术形成刚需,把它演变成传统的东西,才有意义。”

  回忆曾经投的那批企业,诸如中文在线、数码视讯、海兰信这类,罗茁认为他们成功的因素之一在于他们都有过业务拓展。对罗茁来说,能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中有意识地及时做出业务调整和转型,这是无论多少年,企业都应学会的不变准则,也是他评判企业是否能投的不变法则。

  值得一提的是,罗茁和清控银杏团队的低调和常常被外界质疑的声音也都停在了2010年。2009年10月30日,中国创业板正式开板。2010年,3家被清控系投资的企业顺利上市。罗茁和清控系的专业名声在业内浩然回荡。

  而后来上市的中文在线、兆易创新均为启迪创投(清控银杏前身)带来了超10亿元的回报。有媒体戏称,罗茁有本事把兔子变成牛;此话罗茁却不以为然。若要较真,他只道是在最早期阶段,投对了人,投对了事。

  声音|渴望自由,也别太自由

  2017年8月22日,兆易创新(603986)发出公告,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进行减持的计划。公告一出,二级市场舆论纷纷,各大专家出来喊话。

  罗茁很无奈,将持有12年的股份进行减持怎么就成了他们口中的“套利”、“原始股东弃子离场”了?面对言论,罗茁反问“怎么不说我们基金存续到期了呢?”

  且不论二级市场内的喧嚣,众所周知,2017年5月27日,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要求大股东(控股股东和持股5%以上的股东)在二级市场减持股份每三个月只能减持1%,严厉打击“清仓式”减持等。这项政策,被称为“史上最严减持新规”。

  而减持作为VC/PE最常见的退出方式,此举无疑是在创投圈引爆了核弹。甚至有投资人“吐槽”:作为学经济学的人,本能反感更多的管制,新政这样加强对退出端的管制,会影响市场机制的效率。并认为,退出端的受限,会整体上降低股票价值,与新股供给增加一起,加速推进估值下行。另外,并购动力减弱,配套融资更难,接下来并购总数仍然不会多,还是产业型并购为主,或者小金额全现金或者高比例股票来支付,跨境并购的融资更难。

  罗茁对此亦有微词,甚至在公开场合呼吁,希望证监会能够体谅创投机构,能够松绑、减负,以给这些真正辛苦做事的创投人留点余地。

  将投资视为投机和套利的人应该很难理解罗茁的个中心思。说起来,兆易创新为投资机构带来了上百倍的回报,但这上百倍回报的背后是罗茁对投资实体经济的坚持。有媒体人形容跟罗茁一样的那群投资人做的是“一夜暴富”的事,委实可笑。

  从国外到国内,兆易拆VIE找融资的时候,启迪创投(清控银杏前身)在他身后;从碰到金融危机几经倒闭困境的时候,启迪创投挺身而出;正是这群人坚持着被吹烂了的“价值投资”“长线投资”,才有了如今每股近百块,市值近200亿的兆易创新。

  “减持新规”矩正了市场秩序,也寒了那群埋头苦干、沉默坚守一线的投资人们。

  人人向往自由,一旦被禁锢,万般不自在。但也是因过分自由,才创造出“人心惶惶”。这用在媒体上,十分恰当。

  走过二十年,罗茁耳边听到的声音中,其中不曾变过的是市场上新闻机构的“兴风作浪”之声。1999年的清华有一项规定允许大学生休学创业,这项规定一度活跃于各大媒体新闻头条。

  媒体人的“一朝捧你,一夕杀你”,罗茁见惯了,也很疲惫。自由过了火,新闻精神也偏了道。

  媒体应该是什么样的?罗茁说,当应以推动市场健康正向前进的角色存在。

  银杏|前事不记,但望日后

  罗茁有资本骄傲,二十年前投的那十几家企业,有五家上市了,无一遗漏;罗茁也有遗憾,创业板开闸的第一波28家上市企业中,就有他曾看过但未投的项目。

  但其本人当然不后悔错过,有遗憾才能修正自己,才能创造出更多价值。他说“投资靠的是积累,不是速成”。

  这些不再多说了,创业园、孵化器、启迪创投是往昔,走过千山、踏过万水之后,实在不必回味那峥嵘岁月。对罗茁来说,清控银杏是新的征程。

  有一个足以令所有人神之向往的地方——山东省日照市莒县浮来山。那里有一颗银杏树,树龄已超4500年,被称之为“银杏之王”。

  银杏,象征“坚韧与沉着”。有人说,即使在冬天,银杏金黄的叶子随风飘舞时,仿佛能够看到它们在希望中酝酿着另一个肃杀的秋。也有人说,银杏叶里散发着的是古老而又神秘的清香。在罗茁眼里,银杏是他对这支新基金最深沉的精神寄予。

  而如今清控银杏基金规模达60亿元,相比从前15年,资金量早已翻了数倍;老班底的那些博士硕士也在这里干了10年。清控到了有实力飞得更高的阶段。现在的团队仍然坚持既有策略,以技术创新为核心,坚持早期高科技投资,清控银杏和罗茁在有条不紊地走着自己的路。除此之外,与过往机构(孵化器、启迪创投)不同的是,罗茁的胸怀放在了如何实现机构传承上。

  脸上有些赧然,罗茁笑着说,我了解现代化市场的规矩,我们出来说说话为机构露露脸做做PR是有必要的,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我们已经老了。对做早期投资来说,我们真的老了,“同龄人投同龄人”是早期投资的最好状态。

  罗茁看到并接受了这一点,他开始注重为清控银杏招揽新鲜血液,并希望能够把身上的“清华精神”传承给这批年轻人,让他们能真正扮演好这个时代的主人翁角色,将清控老班底的投资初衷一直坚持下去,就像银杏树一样,厚重、长寿。

  建议|年轻人,慢一点

  向来美好事物,皆需耐心等待。

  小马从出生到站立需要5个小时,外人再为它着急,这5个小时无法省略。

  拍摄出一张让人惊艳的美景照片,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再迫切,少一样也不行。

  做投资,亦如此。罗茁观看过小马出生,也拍摄过各色美景,深谙其中之道。

  2017年9月12日,岱勒新材(行情300700,诊股)正式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成功上市。至此,清控银杏团队已经培育了8个上市公司。这个项目,同样也是清控银杏用6年时间换来的瓜熟蒂落。

  慢一点,耐心一点,清醒一点,是罗茁走过二十年投资之路之后的总结。

  种瓜,即得瓜;种豆,即得豆。你选择了什么企业,便只能得到什么企业。春种,秋才能收,这也是投资的规律,你过快了,过慢了,都差之千里。

  罗茁最后还是笑了笑,我认真做事,因而有了周游世界的机会,也有了可以浪费时间在美好事物上的资本。

  你呢,年轻人?

 

责任编辑:高君 RF13786
点此10秒开户 基金超市 股票型|债券型|混合型|指数型|货币型

注:过往业绩不预示未来表现 金融界基金超市共2824只基金,全场购买手续费1折起!

更多> 股票型收益榜 近1年涨幅
更多> 混合型收益榜 近1年涨幅
我要评论
金融界旗下基金交易平台
证监会授牌独立基金销售机构
资金同卡进出,银行加密保证
每日爆款 新手专享
新手专享12%约定借款利率
30
投资期限
300,000元
融资额度
精选产品
0费用存取,1元起投
7×24小时随时取现,秒到账
历史年化收益9%-17.75%
500元起投,申购费1
6.3%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60
可投金额 260,000
7.0%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90
可投金额 899,000
7.8%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180
可投金额 591,000
基金收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