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私募频道 > 私募访谈 > 正文

2017中国私募基金峰会PE论坛:聪明的资金如何捕捉市机会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17-11-06 14:16:42 来源:网易双创

  11月5日,“2017中国私募基金峰会”在北京国贸大酒店(港股00045)顺利举行。此次峰会由首钢基金智投汇、人民创投、鲸准、母基金研究中心、领投会投资人中心联合主办。在“2017中国私募基金峰会——PE论坛”上。针对“聪明的资金如何捕捉市场投资机会?”这一行业问题展开讨论。

  参与本次圆桌论坛的大咖嘉宾有:复星资本集团总裁助理、复星创富总裁张良森、力鼎资本创始合伙人张学军、同创伟业合伙人张文军、鼎晖资本董事总经理王振宇、高特佳集团EMT委员、首席战略观、300294博雅生物(行情300294,诊股)董事曾小军及主持人加华伟业资本合伙人苏文俊先生。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以下为发言实录:

  主持人苏文俊:谢谢大家!今天下午大家讨论的比较充分热烈,本来我们这一场现在已经是结束的时间,现在我们才开始。

  首先在这个机会里面,借这个机会表达对这次私募基金峰会主办方,以及唐劲草的感谢,给大家业内人士创造的这么好的交流平台和机会。其实我觉得今天更多的是一个我们这个行业里面的,叫做专业人士的一个交流,所以希望在今天的PE论坛里面给大家奉献更多业内的干货。

  首先我们还是来认识一下我们各位嘉宾,请各位嘉宾用一分钟的时间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所在的机构。

  张良森:大家好,我是来自复星集团复星资本,复星资本应该说是国内最早从事股权投资的机构,我们从两千年开始就开始做股权投资,然后到现在的话,前面十年的话我们是用集团的自有资金,2011年开始我们也发起了社会公开募集的基金,全国社保的话,也是我们最大的LP,所以今天非常高兴有机会在这里跟大家交流,谢谢!

  张学军:大家好,我是力鼎资本的执行合伙人张学军,今年是我们力鼎资本第十个年头,我们原来也是从PE、股权投资开始做起,四年前我们主要转型并购,帮助国内的企业资本和公司并购,目前我们管理的规模有两百亿人民币的规模,也正在海外设一个海外并购的基金,所以未来力鼎资本主要的方向是并购,现在也做一些成长期的PE投资,谢谢。

  张文军:我是来自同创伟业的合伙人,我们同创伟业从2007年开始,国内私募基金里面第一个用有限合伙的方式来对外发行基金的,这样一个投资机构,也是开创了国内私募基金用有限合伙的这种形式来做投资的一个先河。从2007年到现在我们已经投资的300多个项目,投资的项目中间也有50多家企业已经在国内的资本市场上市了,IPO上市了,我们现在管理的规模也有100多个亿,今天很高兴到这里来跟大家交流。

  王振宇:大家好,我是鼎晖资本的合伙创始人,鼎晖资本算得上是国内最早从事另类投资的一个管理机构,我们目前的话管理的资产规模大概1200亿,其中有一半是PE类的,PE到目前为止还是我们最主要的一个产品类别。非常感谢组委会给我们提供一个平台,跟大家一起交流,谢谢!

  曾小军:大家好,我是来自深圳高特佳的合伙人曾小军,高特佳投资应该也是在深圳最早市场化的投资机构之一。之前也做过综合性的投资,从2010年开始深圳高特佳专注在医疗健康领域做投资,目前的管理资金的规模大概200亿左右,总共投过130个企业,现在专注医疗健康投资大概投了70个医疗健康企业。我们在这么多年的实践当中,实际上也形成了自己的一些理念:

  第一个,大比例。

  第二个,长期。

  第三个,全阶段。

  第四个,全领域。

  全领域这一块呢,因为整个医疗健康行业相对比较复杂的,每个细分领域的发展阶段都不大一样,所以我们在全领域里面也是有所侧重的。全阶段这一块,因为整个行业最大的机会我们觉得未来两到三年应该是以并购为核心,所以我们现在的业务结构是以PE并购为核心做一部分的VC,同时也是积极布局一级市场这些。至于高特佳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一些转变?也是跟我们对整个行业的认知有关系,我个人认为中国医疗健康行业未来一定会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随着中国医疗健康行业的市场化和国际化的发展,也一定会形成很多很牛的企业,所以这也是整个中国市场化以及国际化给这个行业的投资机构以及资本带来的机构,所以也很希望未来跟一些长期的机构进行合作,谢谢!

  王森:大家好,非常高兴与大家见面,我是上海商投集团的总经理。上海商投创建于1992年是上海商委旗下的投融资平台,本身这家公司市场化运作的程度非常高,它最开始投向主要是在TMT行业和商业。然后过去25年其实它投资回报率也相当高,我们旗下投出了包括复旦微电(音),这是我们控股公司,我们还是徐家汇(行情002561,诊股)商汇二股东,同时商投在市场化运作过程中以基金形式发起和管理了三支基金,从VC到后期基金,中间也参与了一些市场化比较高项目,像优步、蚂蚁金服等等,整个基金规模15个亿左右。

  三年之前上海市政府将商业投资机构并入全国最大一家零售业集团,上海百联集团,并入百联集团之后我们重新定义为百联集团的投融资集团,我们现在主要两个投向一个是大消费,一个是大健康。我们整个是以产业投资为主的,投资方式包括直投,也包括母基金,投资中后期项目等等,我也非常高兴利用这个机会希望在座各位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基金管理机构,假设对这三个投向比感兴趣的话,也可以会后沟通,希望有机会合作。

  主持人苏文俊:谢谢各位老总,一看各位老总基本上代表了中国PE的主力投资机构。在这里我也介绍一下我们所在的公司,我在加华伟业是一家专注于中国消费品投资的基金,我们成立已经十年了,我们投资消费品专注十年,就是一个简单信念,我们觉得中国14亿人口,它一定会产生世界级的企业,所以我们这些年投出了恰恰瓜子、来一份,都是吃吃喝喝的,今年上半年投了东鹏特饮,包括女士的内衣爱慕内衣,所以今天很多母基金是我们的LP。

  今天我们的主题是聪明的基金如何捕捉市场机会?我们主要讲我们PE的发展,其实大家可以看到,从2006、2007年以来,中国民企上市的热潮以来,中国的PE获得了一个非常大的发展。经过十年的发展,大家可以看到它有个很清晰的脉络,首先大家都是小股权投资,完了在2010年以后出现了一种叫PE+上市公司,大家也知道有这么一个概念出来了。那一段时间因为一级市场、二级市场频发,很多PE跟绅上市公司一起成立公司,通过控股收购培养长大以后再卖给上市公司,一直发展到今天这个融合的深度更加加大了,我们叫产融结合,产融深化。

  我们分了三个小主题:

  第一,我们PE在做股权投资的时候我们选企业的标准是什么?

  第二,PE跟上市公司结合,如何帮助上市公司做大做强?

  第三,PE代表金融资本如何跟产业紧密结合?产融结合,产融深化未来怎么持续发展?

  刚才大家听了各位的介绍,各位我们投资机构的大咖在这方面也非常有经验,有操作的经验和体会。首先我们要探讨的第一个问题就是PE的投资标准是什么?上午我们也听了包凡讲的,其实讲到最后大家听PE投资都讲的很虚了,投资就是投人,人怎么样呢?这个事情就比较虚了。所以今天我们请复星资本的张总和同创伟业的两位张总跟大家介绍一下,解释一下,这个PE的投资标准。我们知道复星资本在这一块是做的很成功的,投资的范围也比较广,你们在考察这个PE投资的时候,有什么样的标准你们才会决定放款呢?

  张良森:谢谢苏总。我们在股权投资业务具体开展过程中,我们确实是有非常系统的一个投资标准,投资标准的话分为三个,或者叫投资策略吧,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个,宏观层面的投资标准,我们是以五个方面来系统的判断一个企业的投资价值:

  第一个行业或者叫行业竞争格局,就是这个行业未来五年的话,竞争到底是更良性?还是有竞争更加激烈的趋势?

  第二个管理,整个管理团队的评估,或者管理水平。

  第三个企业的产品及其企业的成长方式,跟企业成长有关的,因为股权投资成长的判断是非常关键的,所以我们会对企业的成长方式进行判断。

  第四个具体到运营层面的商业运营和经营方式。

  第五个规范,因为PE投资,股权投资的话最后都要对接资本市场,所以具体到企业它的规范的满意程度和规范的程度其实也是我们考虑的一个方面,这是宏观的。

  具体到这五个方面,其实我们每一个方面的话,都有很多很微观的一些标准,就如何去判断一个企业的管理水平?如何判断一个行业的竞争格局?如何判断这个企业的成长方式,包括商业模式?等等,微观的。

  第三,我们具体到每个细分行业里面的话,复星资本我们现在应该是相对领域比较广的一个投资机构,我们涉足TMT、消费品,包括可能市场上比较冷的一些传统的行业,像装备制造业、工业、工业服务业也是我们的一个重点领域,包括环保等等,所以我们的应用范围比较广。但是具体到每一块,其实我们还是具有非常深厚的产业运营深度的,所以每一个具体的行业里面,我们还再去细化,具体行业的投资策略,比如工业领域的话我们工厂喜欢核心部件+进口替代+技术驱动,这个部件的话,这个是一个核心部件,它的好坏对下游产品的差异化是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第二个进口部件,原来需要进口,我们所投的企业具有进口替代的先导性的作用。第三个它愿意花资金去做研究,所以它是一个研发驱动性的企业。这是工业企业,具体到每个行业我们都有每个行业的标准和策略。

  主持人苏文俊:好,复星资本的张总讲的跟具体,很全面。那我们知道同创伟业在股权投资方面也做的非常出色,请您给大家介绍一下同创伟业在这方面的一个衡量。

  张文军:我们同创伟业主要侧重于成长型企业一个中后期的投资,我们会在几个方面对这个企业,在投资之前做一个考量。首先考量是我们所要投资的企业它所在的一个行业,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赛道。其实我们公司在专业性方面一个很重要的体现,就是我们对于赛道的这种研究和思考会花很多的时间,我们应该说内部的话,对于我们所要投资的一个细分的领域,我们大概至少要花到我们将近一半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

  举个例子来说,比如我们前几年我们看好新能源汽车,可能未来要在中国会起来,那么我们对整个新能源汽车的整个产业链都做了一个非常认真的研究和梳理。然后我们就投了像新能源汽车里面电池类的一些,比如说镇机(音)材料,投了电池里面的隔膜,投了中新新材,这些都是细分领域非常,可以说是隐型冠军型的企业。我们同时投了电池里面的电解液,也投了电池里面的添加剂,我所讲的这些企业现在的利润都已经在五、六千万,七、八千万的水平了,有的深报IPO了,有的在准备申报的过程中。正是由于我们对于这种细分的赛道的这种尽早的产业链的布局,所以才能让我们的投资变得更加有的放矢。

  除了赛道之外我们非常关注我们所要投的企业,它公司的商业模式也好,或者公司管理的一个状况也好,我们从另外三个角度来看:

  第一个它是不是传统企业的技术升级转型,这一类的企业成功率蛮高。一个传统企业它升级改造以后业绩有大幅的提升,这样的企业目前我们IPO的审核过会率挺高的,如果企业规范的话。

  第二个我们要投技术创新类的企业,可能这个行业以前从来没有过,它们有了一个新的技术,就是重新开始的,或者是替代了进口的一些产品,比如我们现在在汽车产业链里面看到,像传感器这一类的,像半导体设计领域,这一类的技术创新类的企业也是我们很关注的。

  第三个当然了就是模式创新的企业我们也非常关注,可能在整个比如说零售业,或者是企业在整个商业模式的运程方面做了大量的变革。

  除了这几方面之外,当然我们所要投的,刚才我进了我们投成长期的中后期,所以我们对于企业的规范性要求也比较高。相对来说和我们企业的管理团队是有关系的,如果管理团队是一个有理想,热爱自己的行业,愿意把公司带上一个新台阶的话,那么公司管理这一块一定要上一个台阶。那么在看这个公司管理规范性的时候,我们也特别在意公司的文化,所投企业的公司文化往往决定了这个企业的规范能走多远?如果公司的文化是一个非常向上的文化,这个创始人是一个热爱工作,热爱事业的创始人,相对来说底下的一帮合伙人,加上底下的员工会非常热爱这个公司,那这个公司相对来说它的规范就会做的比较容易,那么未来上市之后它也会走的比较远。

  当然也有特殊的情况,可能有的企业他有特别突出的地方,但是暂时现在规模还不够大,但是我们也会投资,这可能属于我们VC的一个早期了,所以我们总体来说同创伟业的投资侧重于两大块,一块就是我们对于成长中后期的项目做一个深入的布局;另外也有一部分的资金作为一个相对早期一点的项目的投资。

  好,谢谢大家!

  主持人苏文俊:谢谢张总,我们刚才也提到,自从PE+上市公司的概念提出来之后,那么PE通过并购给很多上市公司增加了新的动力。那么如何通过并购帮助上市工公司做大做强?下面我们请张总给我们分享一下。

  张学军:大家好,我先说几个我们力鼎资本对中国未来并购市场一些结论性的理解。

  第一点,我们认为中国其实从2014年开始真正进入并购的黄金时代,可能未来20年是资本市场最大的机会,尤其对于大资金,管着很多钱的母基金而言。中国并购市场刚刚起来很不成熟,与美国市场相差30、40年,所以给了我们很大的业务空间和服务的机会。

  第二点,我们认为未来中国的并购市场一定是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优秀产业龙头来主导的,这个趋势现在看的非常明显。就跟美国一样,未来的上市公司越来越强,强者更强,弱者更弱。上市公司很关键,这也是我们未来为什么跟优势的上市公司进行深度合作的基础。

  第三点,中国的资本市场已经过了轻松的时代,未来一定是靠长时间的价值投资的时代,已经来临了。这个时代趋势很明显,因为刚刚三位讲了,中国已经有六万子基金,所以未来真正的大钱是要靠熬出来的。

  第四点,从前年开始监管政策的加强,其实呼唤着新兴专业并购公司的诞生。监管打击这些,这是整个行业向前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境。

  基于以上四点理解,我们认为我们力鼎资本专业做并购也做的四年时间,我们也一些体会。我认为有四点:

  第一,你能够为上市公司募集到非常多多元化的资金来源,整个资金量级原有的PE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必须要有这个能力,才有资格去做并购。所以我们力鼎资本三年前逐步转型之后,也和市场上的很多机构合作,我们也有幸从今年进入了几家大型银行很保险公司的市场化配置的并购名单,今后我们可以从银行拿大钱去做并购,而且我在海外也在做一个美元的大型的几十亿美金的这么一个并购基金,只要有这个能力,你才能够帮助资本上市公司真正去做并购。而且你的资金来源还必须多元化,这些方面的资源,上市公司呢也不要高估他们的能力,其实需要我们并购公司帮助他们做大量筛选梳理工作的。

  第二,你要有很强大的交易撮合能力,并购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我们原来做PE是单向的投资,你情我愿就够了,并购起码牵扯到四方,很多交易案子都是最后一个谈崩掉,所以整体上非常复杂的交易行为,对你的理解力,你的沟通能力,你的情商,你的整体的谈判能力有巨大的挑战。所以说交易撮合能力非常重要。

  第三,资源整合能力,交易完成只是第一步,后续的投后管理,并购整合有大量的工作要做。真正的并购成功呢,现在还很早,我们只是完成了一个案子,能否成功呢?我们之后可能才会知道,看效果。对于整个从业务,从规范性的整合能力来看,并购基金的决策非常重要,我们曾经买过一个资产,我们派我们属下把财务问题规范之后才卖给上市公司。中国现在很多资产问题就是不规范,这一个要求就能给并购公司产生很多的机会。

  第四,我们认为并购基金能够和它后续的,一定要有一个长期持续的一个服务能力,我们跟上市公司合作,基本上面基于5-8年的长期合作期,目标甚至从行业并购,从能做到500亿到1000亿,能够做成新型的蓝筹公司。

  过去四年我们认为基金只有具备这四个以上能力和心态,才可能帮助上市公司做大做强,才能平起平坐和上市公司老板谈谈并购的策略,谢谢!

  主持人苏文俊:谢谢,特别是今年的金融工作会议提出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那么产融结合,产融深化,目前在我们国家也是如火如荼的开展。现在我们请鼎晖资本的王总给大家介绍一下鼎晖资本在这方面的一个经验和体会。

  王振宇:这个事是这样,最终的话,我觉得很大程度上会归到一个,咱们今天这个大题目是聪明的钱,什么叫聪明的钱?其实有句话说的不太好听,穷的就剩钱了。所以我觉得做聪明的钱,我自己觉得首先是要相对富有的,那么富有到什么程度呢?至少你跟产业结合的时候,跟企业家结合的时候,你要付得起彩礼或者嫁妆。什么叫彩礼和嫁妆呢?实际就是本身之外的东西,就是钱之外的价值,所以你到底能不能给企业带来钱之外的价值?这是你自己的功力。

  实际上在市场上大家经常会遇到有的基金能够抢到所谓好的项目,有的基金抢不到,其实的话,从企业家角度来说,他想的实际上到底能给他带来什么东西?从微观角度来说的话,实际上要求基金的这些管理人,你要真的了解这个企业到底需要什么?这个产业到底需要什么?当你了解清楚了之后,而且的话,你又要有解决方案,你能帮着他解决问题的时候,那这种时候的话,你被企业接纳的可能性就会相对来说就会很大。

  其实的话,作为投资人的话,我们实际上是有一个很天然的优势的,这个优势就是说,我们可能比企业家见的更多,我们是跨行业的,而现在在跟产业结合的这件事情,实际上我们今天面临的这个情况跟20年前可能完全不一样了,因为产业和资本的结合实际上已经谈了,改革开放之后大家就在谈,但是今天面临什么情况呢?产业界实际上今天面临一个在消费升级和科技创新为先导的这么一个大时代下,面临着自己的升级。那产业升级资本的话,一定会起到一个很重要的作用,而且今天的话产业升级自己不是不可以做,产业自己是可以做的。但是的话,在今天这个变化非常迅速的这个时代里边,完全靠自己可以做,但是有可能会比较缓慢这个转型。其实今天这种情况缓慢往往意味着出局,所以这就是我们今天面临的这个时代。

  从资本的角度来说,单从PE角度来说的话,我们需要为企业提供解决方案,这种方案的话,一定是说企业本身想不到的,或者想不周全的,你给了他这个,那这个就会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取得放心。

  最后的话,我觉得简单的说的话,就是资本和产业怎么结合呢?其实就是聪明的钱找到聪明的企业家,这件事情就可以持续性的做下去了。谢谢!

  主持人苏文俊:谢谢王总的精彩发言。我们也知道高特佳这些年是在医疗产业里面持续的耕耘,那么现在请高特佳的曾总给大家讲一下在医疗产业深根多年产融结合的情况。

  曾小军:前面几个题目我也挺感兴趣的,让我讲产融结合这一块,应该怎么说呢?高特佳从2001年从国泰君安(行情601211,诊股)(港股02611)的投资管理部出来,大概有将近十年左右的时间是方向可以说不是很清晰,是做综合性投资的。在2010年左右的时间,我们完全聚焦到整个医疗健康领域里面来,然后形成了目前的这么一个投资理念和逻辑,这是我们对整个行业深度的这么一个理解和判断。

  从很大的框架来讲,实际上整个社会经济就是两大块:

  第一块,资本、钱。

  第二块,项目或者产业。

  如果说整个中国的这种市场,或者行业往前发展,去中介化,或者信息未来是自由流通的话,去中介化是一个大的趋势。它的最终的逻辑就是聪明的资本找到聪明的项目,或者找到聪明的产业。但是它一定会存在那种所谓的信息不充分的这么一个可能性,首先是这个信息平台,信息发布的问题。

  第二个,我觉得这一块是最关键的,每个人的认知都是不一样的,由于认知是不一样的,所以会有中介出现,投资机构是中介,金融是中介,保险也是中介。好,我们回过头来看,如果说为了要避免中介被PK掉,没有价值,中介的价值在哪里?任何的组织,任何的中介它都要有能力去提供价值,我觉得作为这些中介来讲,包括高特佳这种投资机构来讲,它的整个提升价值或者提升价值的阶段可以分成几个。

  早期来讲有钱就是大爷,所谓的财富投资,当社会资本很多的时候靠什么?靠你能给别人带来成长,所谓的你能帮助别人去成长,你帮助谁成长?你的项目,你的企业,你是否理解它?它需要什么你是否能给到它?这是第二个。

  再PK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大家认知都差不多了,这个时候PK什么东西?PK资源,你认识到了,你没钱,你没资源,你没顶级的企业家团队,你是做不到的。所以这就在PK资源,所以你要成立,要有一定的资源体系,所以也是为什么高特佳我当时投完几个关键的医疗健康项目之后我为什么要专注?因为我打的太散的话我搞不定别人,所以我只能专注,专注一个细分领域,当然这个领域实际上也很复杂。所以你要建立你的资源体系,现在高特佳投了将近70家医疗健康企业,而且基本上都是大比例的投资,所以这有可能会成为我的一个资源体系,到我的整个体系里面来的,它中间会有很多协同的效应。

  好,我们再想象,如果说这个PK到最后的阶段可能江湖上还有十几个大佬,那怎么办?那个又回过头来,PK你的顶层的认知,所谓顶层的认知是什么呢?大家都能看到的不叫顶层认知,大家看不到的你看到了,而且看到了这么几点,一定是你比较踏实的看到,这才叫顶层的认知。有了顶层的认知,比如说未来5-10年这行业会怎么走?什么样的企业能跑得出来?什么样的团队能跑得出来?你形成这些顶层认知之后,你才会看到一些大的机会,你才会比别人提前去做这些准备,你才会去做布局。所以这是四个阶段。

  所以作为高特佳来讲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的实践,就是我们的认知的提升的这么一个过程,当然这行业很大,它有很多细分领域,从大的板块来讲,药可以细分中药、化药、生物药,生物药又可以细分细胞、抗体等等这些,这是一个不断提升你的顶层认知的这么一个过程。

  如何去提升你的顶层认知呢?我个人觉得现在现在市面上还有很多高大全的神一般的人物,未来一定是集体学习,因为一个人的智商和情商以及他的认知是有限的,只有集体的,一帮很牛的人在一起,高效的去学习,去认知一个事情,你才能可能形成整个团队的顶层认知。所以这高特佳对整个投资行业的一个发展的判断和变化。

  回过头来讲产融结合,我们为什么要去做产融结合?很简单嘛,你作为中介要么跟钱靠的很近,这是一个。你有钱,随时都有大钱,你才能抓住机会。要不你跟产业靠得很近,因为最终钱还是要落到产业上的,如果不落到产业上,那就是虚的。只有这两条路径,还有一条路径中间的,如果两边都靠的很近,我们看国外的,巴菲特为什么牛?因为巴菲特他跟资本靠的很近,他自己有保险公司,每年给他提供300万美金的收入,再加上他有品牌,他可以调用很大的资金,所以他的资金成本比我们低。巴菲特为什么跟产业又靠的近呢?因为他的投资领域他只投他看得懂的消费品,像微软,还有谷歌那些他早期是不投的,他投这个消费者领域里面他现在已经大概有11个世界五百强的企业,所以他的逻辑就很简单了,我的钱比你便宜,我投的领域,我已经占据了很有力的位置,所以他的钱比你便宜,他投资的领域把握性很高,这是他的根本逻辑。

  打破他这种根本逻辑的可能性有什么呢?希望美国出现战乱,大家都不愿意出现那些消费品了这个可能性很小,所以他的逻辑是成立的。所以大家都想学他,如果呢跟他在同一个领域里面学他,对不起,你的机会很少了,他最近又投了美国精工,又投了两百亿、三百亿,为什么要搞?因为那些领域他已经控盘了,因为美国制造要回归,我相信给他一段时间,他也能跑的出来。

  巴菲特的出现,巴菲特这种投资逻辑的出现,乃至这种机构的出现未来在中国也会出现。早上讲大概有两万多个PE和VC,未来还是否有这两万多个,即使存在我相信90%是不好,10%可能比较好,他必须把这套东西想清楚,想清楚之后坚持建立你的资源体系,建立你的顶层认知做你的布局,所以这是整个大概的这么一个看法。

  所以高特佳在2007年投博雅生物的时候,我为什么投?有一定的偶然性,但是后来有必然性的。偶然性在于我们当时投的时候,当时国家九部委发的一个文件,我们知道这个行业可能要进行管理了,虽然这个行业产值不是很大,但是很影响政府的脸面,会有很多的艾滋村出来,所以后来会管控。管控呢你回过头来看它一定是资源型的,这是我们投的第一个,但是没谈成,控20%,现在为止还没出手。

  有了这经历之后,我对这个行业的认知我觉得比别人更关注了,我就投了博雅生物,当时只有300万左右的一个产值。到2012年上市,再到今年我们也投了一个并购,45个亿,投了广东的一个厂,整个这么个逻辑走出来,实际上都是对当时这么一个思考,我如果说之前投的话,我是以PE的方式进去的,我现在再协助他去做并购的话,应该是以并购的方式进去的。我们看全球大概前五前六就占了70%-80%的市场。美国的今天或者全球的今天难道不是中国的明天吗?中国的现在大概20多家,只有5家上市公司。

  产融结合做什么?产融结合不是说产融合一,我是做投资的,我一定要清晰的界定,作为高特佳投资机构的一个界限,我一定是做投资的,我是做资源配置的,我一定不是管产业的。而且我认为产业家或者企业家是最稀缺的,如果你都能搞好产业,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小。有界限之后,好,你能给他带来什么?我觉得几个方面可能企业家是容易出问题的:

  第一个,方向的问题,方向的问题很重要,80%的企业跑着跑着发现自己跑到后面去了,都是方向出了问题,方向的问题一定要经常探讨,探讨清楚之后一定要持续。

  第二个,决策的问题,决策这一块很关键,决策跟股权架构有一定的关系,更跟这个团队的文化有一定的关系。一旦决策清楚了一定要执行下去。

  第三个,可能是整个执行以及品牌的认识,尤其在医疗健康这个领域里面,品牌是相当重要的,很多企业都没有认识到品牌,它不知道人的认知实际上是一个很稀缺的资源,你如果不去抢占这些品牌,你是做不到的。现在我们看到市面上的很多高大上的一些项目,从我们专业角度来看,我觉得它没有什么很强的技术优势,但是它就受到行业追捧,所以资源会向它集中,它就能做强做大。

  为什么我只做这个领域,我有140号人,就因为我要做这种服务,我会形成前中后台的一个业务架构,我的中台可能包括研究部有20号人专门做研究。第二个我一个投后管理部,它是做管理输出的这种协调。还一个市场品牌部,我自身的品牌我自己做了什么要输出出去,第二个做管理输出,我都是世界上核心的品牌人员过来的。这是高特佳在做融产结合的一些实践,我是有分寸的,我是抓关键点的,我是形成我的体系和架构的。

  主持人苏文俊:谢谢,接下来是我们上海商投的王总,王总应该以前是商业部门的对吧,现在转向投资了,所以说真正跨界了产业和投资,在产融结合方面给我们讲一下。

  王森:好,前面两位老总也已经做了非常精辟的点评了,我就是再补充几点。我想投资界一般来讲分成两类,一类叫捞草打兔子,还有一类叫刨地。我刚才听下来我们PE群里的人基本上都是刨地。我想谈四点体会,谈谈产融结合:

  第一点,产融结合需要的不光是股权投资还要有债券投资,因为我们经常判断案例,刚才我跟大家介绍了,我们主要投两个行业,一个是大消费,还有一个是大健康,大消费很多的这种终端就是开店的这些人,他很多时候不光需要股权投资去投他的IT系统,投他的团队,投他的平台建设,他更主要的还需要补充他的现金流,他们现金流的压力相当大。所以第一点我们考虑在产融结合的时候,我们不光有这种股权的资金,我们同时也在考虑一些债券的资金,可能我会看到很多外面这种所谓的控股集团它的模式,你会发现它下面有这种自己股权直投或者股权基金,同时它一定有他类金融或者跟其他的这种银行战略合作伙伴配合的特别紧,它其实说白了,就用一个比较时髦的词叫古代联动。

  第二点,我们耕地不光搞中后端,其实有些时候前端也要布局,因为整个PE行业其实最近几年投资这个趋势,其实是越来越向早期发展,很多时候这个项目一旦到我们中后期的时候,要不就估值特别高,要不有些时候我们在座的可能大佬对有些投资要控股。有些好的项目其实你前期不去投,后期没有机会。

  我们的角度来讲,围绕我们产业投资,我们从前期到后期我们都开始进行布局。譬如说我们百联集团是拿出两块特别好的地,一块是历史建筑,上海四行仓库,还有上海抗日纪念馆,我们把它作为创投基地,我们每年从租金上来讲会倒贴很多。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因为我们意识到你没有一个真正的创业园,你是看不到能够驱动这种零售业,真正推动改革的这些技术公司的。所以首先我们先自己把一个地拿出来作为一个创业园。同时四行仓库对眼我们拿出一块地我们在那边做了一个时尚产业的基地,因为我们觉得未来时尚产业,尤其是一些新锐设计师品牌会领导中国,真正带出一些世界的品牌,我们也希望能够通过打造这种创业园,能够看到这些项目。

  除此之外,我们也在利用市场化的基金和市场化的基金管理人去布局一些天使和VC基金,希望我们能够看到一些符合我们产业投向更早期的项目。接下来对于中后期的项目,其实我们偏重于管理中后期的项目,因为这个涉及到很多的投后管理,并购总和以及未来和我们这个产业运营的平台以及上市公司结合,所以我们会比较偏重中后期的项目。

  第三点,刚才两位老总也提到了,我个人有更深的体会,就是做我们这个中后期投资的,尤其是产业投资的人,对于这个投资能力尤其要求是并购整合的能力,要求特别强。大家在座各位可以观察一下,其实我们很多时候我们做中后期,尤其产业投资的,美其名曰是一个投资团队,你会发现里头其实有一半以上的人是产业背景的,或者主要都是在做投后管理、产业整合等等为产业提供服务的人员。其实我们的理念呢,投行公司我一定要把它,其实我们更多的时候是我们在投一个公司的时候,不光要看它自身的成长,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有我们的主业,自己的产业,或者与我们被投企业上下游的效应。所以我们这些人员,从投资人员来讲他的能力要求还真有些不大一样,我们很注重于我们产业上下游和我们自身这些产业的协同效应,无论从企业估值开始,到中后期服务等等这些,这个对我们的要求其实是,我可以说是相当的高,这是第三点。

  第四点,我想讲一个稍微敏感一点的话题,因为产融结合挺有意思的,产融结合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讲,你可以把我们想象成我们是产业投资,产业投资其实很多时候跟PE投资周期不太一样,我们产业投资恐怕一般没有7-10年很难退的出来。大家印象中产业投资时间长,回报率偏低一点,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作为企业我们经常会跟市场化的投资人会在投资汇报上其实会产生一些不同的预期,我们现在一个比较明确的做法,是我们会把我们看到的所有的项目,包括我们内部孵化的项目,包括我们上下游的项目,以及包括市场的一些项目,我们会把所有的项目放在一起。我们根据这个不同的投资预期,投资回报等等,我们会组建不同的基金进行投资。譬如说我们对一些市场上预期还是不错,非常感谢阿里巴巴,最近把这个新零售吹风风口了,原来零售行业一直是投资人不是特别看好的,所以原来其实整个零售行业投资人预期跟我们就,一般的投资人跟我们预期不太一样,所以很多的项目,其实是我们没法用这种市场化的基金,达不到市场化基金对投资人的预期回报率。

  我们的做法呢我们围绕每个投向,组织两支基金,一支基金比较市场化的,另外一支基金是我们自己的产业基金,我们觉得这个是一个产业我们必须得布局的,同时我们跟资本市场,跟投资人,关于投资回报也有一些分歧的。很多时候这种项目我们更重要的是用我们的产业基金去投,直到投到产生一定的预期或者一定的标准,市场化投资人能够认同的情况下,我们再把这种项目再推向市场化。上面这四点基本上就是我个人对一个产业产融结合的一个粗浅的理解。

  主持人苏文俊:谢谢王总,也谢谢各位投资大咖今天真的是分享的自己,以及自己所在机构非常宝贵的投资经验,这在课堂里也不一定学得到。最后我在这里做一个简单的又回归到我们这个主题上,因为投资我也干了十年,反正是越投越小心,越投越害怕,但看到这个题目,我一看到聪明就想到两个词是什么呢?不要犯傻,一看到机会想到的词是什么呢?是不是坑?所以当手里握着很多资金的人,通常面临的会碰到很多坑,真机会,假机会,所以我们机构投资的标准非常简单,我们专注消费者十年,我们只投每个细分行业的前三名,收入在十个亿以上,利润在一个亿以上,发现又多了一条标准,当我们投资他们的时候,他们账上的现金比投给他的钱多,所以我们现在投了30多个项目,无一例亏损,最差的就是连本带利收回来。

  我们鼎晖资本的王总说你这个钱是聪明的钱,你会给企业提供更多的价值和服务,所以从这一点上我们作为PE来讲都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别犯傻,小心坑,最后才能求得长远的发展。好,谢谢大家,谢谢各位投资大咖。

 

责任编辑:高君 RF13786
点此10秒开户 基金超市 股票型|债券型|混合型|指数型|货币型

注:过往业绩不预示未来表现 金融界基金超市共2824只基金,全场购买手续费1折起!

更多> 股票型收益榜 近1年涨幅
更多> 混合型收益榜 近1年涨幅
我要评论
金融界旗下基金交易平台
证监会授牌独立基金销售机构
资金同卡进出,银行加密保证
每日爆款 新手专享
新手专享12%约定借款利率
30
投资期限
300,000元
融资额度
精选产品
0费用存取,1元起投
7×24小时随时取现,秒到账
历史年化收益9%-17.75%
500元起投,申购费1
6.3%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60
可投金额 18,000
6.3%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60
可投金额 210,000
7.8%
年化收益
投资期限 180
可投金额 0
基金收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