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首页 > 私募 > 私募动态 > 正文

PE/VC迎利好!份额转让在沪试点获批,但还有这些问题待解……

手机看热销基金排行0评论
2021-12-01 07:40:00

  受访人士指出,目前股权转让市场上存在“卖方需求大,买方意愿低”问题,建议出台更多更完善的配套措施促进“S基金”活跃度,加速解决存量退出“堰塞湖”需求问题。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初衷下,创投“退出”临门一脚“再迎”政策支持!

  继北京后,近日上海方面也传来好消息:将开展私募股权(PE)和创业投资(VC)份额转让试点,致力于提高创投市场交易流动性,激活产业资本促进创新创业。

  然而,基金份额退出面临估值定价困难,还存在信息不对称等问题,私募股权市场“流动性”困境到底要如何解决?

  《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PE/VC份额转让买卖方、中介机构、专家等人士。受访人士认为,PE/VC份额转让在沪试点促进上海科创发展,将为投资机构新增退出途径,增强变现能力,也更好分散风险,平台上交易情况将备受关注。目前股权转让市场上存在“卖方需求大,买方意愿低”问题,建议出台更多更完善的配套措施促进“S基金”活跃度,加速解决存量退出“堰塞湖”需求问题。

  激发上海创投活力

  创投圈再迎利好消息。据媒体报道,证监会近日批复同意在上海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份额转让试点依托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开展,逐步拓宽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退出渠道。

  该动作早有推进信息,今年9月29日,上海股权交易所举办“外资基金参与上海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基金份额转让业务交流会”,邀请了各方面专家,深入研讨外资基金参与上海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基金份额转让业务的机会和路径,提升上海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股权份额转让平台的市场功能发挥和资源集聚能力。

  “PE/VC份额转让试点有望拓宽机构退出路径,提高投资流动性,且在份额转让中也能够进一步增强价值发现机制。”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金融系主任、副教授叶小杰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VC/PE“募投管退”环环相扣,“退出”起到承上启下关键作用,畅通退出渠道是确保VC/PE的良性循环发展。VC/PE主要是通过IPO和并购方式退出,但其所耗时间很长且存在很大不确定性。通过份额转让,投资机构可以“化整为零”,将手中的份额“灵活”变现,起到类似于资产证券化效果。总而言之,份额转让试点将为投资机构新增退出途径,增强变现能力,也更好分散风险。

  “此举对于上海区域的创投市场来说意义重大。”在叶小杰看来,此次PE/VC份额转让在沪试点,能够进一步激发上海企业的创新活力,助力上海打造全球科技创新中心。VC/PE主要服务于科技创新型企业,份额转让试点能够有效缩短VC/PE的现金循环周期,提升投资资金的使用效率,从而为更多的科创企业提供融资支持,其溢出效应值得期待。

  近年来,为市场提供流动性的“S基金(私募股权二级市场基金)”在中国市场纷纷设立,今年9月8日北京200亿科创接力基金宣布启动筹备。美元基金汉领资本早已瞄准中国股权转让市场,汉领资本亚洲投资联席主管夏明晨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投资人也很乐意投资PE二级市场,相比新基金10年的存续期限,S基金的存续期限一般是5年,资金回收期较短。中国S基金正在发展,当前还面临参与交易方较少、流动性差、估值体系不成熟、参与撮合交易的中介机构不多等问题,更重要的是,当下真正投入市场的长期持续资金很少,缺少资金的支持。

  叶小杰进一步提出发展“S基金”建议,舶来品“S基金”在我国的发展尚属早期,但从金融市场的发展规律来看,其未来前景值得期待。上海浦东肩负着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重任,有条件经过西方成熟市场实践过的优秀机制进行试点,“S基金”作为其中一项标的,可以依托上海这一国际金融中心进行较为全面的试点和探索。为促进“S基金”的活跃度,可以出台更多更完善的配套措施,持续为市场各方参与者松绑。

  交易量备受关注

  此次PE/VC份额转让试点并非第一次。早在2020年12月10日,证监会正式批复同意在北京股权交易中心开展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份额转让试点依托北京股权交易中心开展,转让标的为私募基金管理人或基金注册地在北京的基金份额。北京股权交易中心已配套制定了登记托管、转让、客户适当性、信息披露、风险防控等管理制度,提供初始登记、变更登记和退出登记等多项服务。其旨在助力拓宽退出渠道,促进金融与产业资本循环畅通。

  一年以来其表现如何?本报记者查询北京股权交易中心官网获悉,以2021年1月22日数据来看,当日首批两单基金份额转让交易通过北京股权交易中心完成转让。最新转让成功交易情况,记者尚未查到。此外,官网年内披露了针对基金份额转让的政策解读、投资者教育内容、相关基金份额项目等信息。

  以最近11月5日公告的中车某基金份额转让信息为例子,该项目信息公示起始日为2021年11月8日,结束日为2021年11月12日,报价期为公示期满之日起1个工作日。有受让意向者可通过邮件获取项目信息,并提交受让申请。

  “其交易量有待提高,关键在于看资产项目的质地情况,然而‘抢手’的好项目并没有挂牌需要。”黑门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人刘晨阳多年专注于股权转让交易业务,他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直言。

  有PE投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创业企业“九死一生”,这意味着投资也难免“失败”。在份额退出时,项目质地无疑关键,因此过程中也要防止资源再次浪费现象。

  卖方需求远大于买方意愿

  注册制资本市场改革推进下,创投基金退出迎来极大利好,但仍有巨大存量退出需求,掣肘流动性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某早期投资人士告诉记者,PE/VC份额转让平台试点,为创投机构增加退出通道,肯定备受欢迎,后期在平台上成交实际成果也将备受关注。私募股权发展至今,随着基金到期,包括政府投资等资金退出需求迫切。从整个股权转让市场来看,总体来说是卖方刚需强,尤其是中后期基金对股权转让需求更大。站在买方角度来看,在相对公允的价格定价,这对买方要求挺高,市场成熟还需要时间。

  “今年没啥大变化,优质项目交易依然活跃,质地一般或略差的项目仍然没有交易量。其实基金退出需求都很强,只是买家太少。”刘晨阳向本报记者谈及关于今年股权转让业务的交易感受。PE/VC市场交易对很多机构、个人投资人来说是刚需,但因为在信息相对闭塞的私募市场,很难做到公开交易。具体而言,优质项目资料公开需求低,相关信息很难获取;而一般质地的项目,即使有公开信息,买方投资意愿也不高。整体而言,市场存在“卖方需求大、买方量小”困境。

  买方市场为何难以“支撑”退出大需求?站在中介撮合角度来看,在私募股权二级市场交易方面,尤其对于买方而言有哪些担忧?

  凯乘资本创始人邹国文博士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主要障碍有两个:一是信息不对称。买方会担忧卖方“为什么要卖?是不是公司发展不达预期?是不是公司有其他问题?”二是企业方配合意愿低,不配合尽调,不利于买方评估项目风险控制。

  那么,此次在上海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对于“买卖”生态发展有何促进作用?对此,邹国文进一步指出,将促进一级市场股权流通以及股权资本市场的良性发展,利于基金到期的老股东或者有退出意愿的老股东退出。

【来源:证基风云 作者:朱灯花(责任编辑:仇霞 RF10075)

基金超市 股票型|债券型|混合型|指数型|货币型

注:过往业绩不预示未来表现 金融界基金超市共2824只基金,全场购买手续费1折起!

更多> 股票型收益榜 近1年涨幅
更多> 混合型收益榜 近1年涨幅
我要评论
基金收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