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动刷新

  金融界网站:各位观众,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在昨天顺利闭幕了会后的公告为我们勾勒了一份中国全民深度改革的蓝图,那么市场对于三中全会,对于中国经济的推动力也有很大的想像,认为这个二次改革必然会把中国经济带入新的一轮繁荣周期,但是非常奇怪,就是今天股市的反应却是下跌了,那这里面就出来了很多问题,我们今天金融界网站非常高兴请到了北京金百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马学进马总监,来跟我们一起探讨一下宏观政策和具体的投资机会,欢迎马老师,我们先从第一个问题开始。就是说三中全会闭幕了,第一天的行情走势下跌,而且跌幅还比较深,那么这是不是说我们三中全会召开会议传达的某种精神跟市场的预期是有一些差异的,马老师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马学进:首先非常感谢金融界给我这个机会跟各位热心观众做一个交流,我这里谈谈我的一个粗浅看法。大家也都看到了,今天的市场还是比较弱,市场可能对三中全会的预期反应不太理想。但是从我们的分析判断来看,我们金百鎔投资认为,这主要是市场情绪波动所造成的影响,主要大家在会前对预期很高,有这样那样的改革,会前这个期待满满。但是实际公告出来之后我们看到可能它还是一个纲领性的文件,并没有在一些具体的改革措施上做一些具体的安排,或者说落实到一些具体的条款,当然我们觉的这个全会作为纲领性文件也不可能落的这么具体,因此大家看到这个公告之后呢,会少许的有点失落,所以说这反应了一个情绪,这是市场情绪的一种波动,所以从这个盘面上,今天行情来看的话,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要换个角度来看问题,我们可能看市场不能看这么短期,一两天的涨跌波动说明不了问题,我们要看到三中全会的这一个纲领性文件思路是非常清晰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以改革汇集所有的民族,目标很明确,而且给出来具体情况的时间表。2020年要落地各方面改革的具体措施,来推动人民的共同福祉。在这么明确的路径推动之下,我们相信未来的这个A股市场从长期前景来看还有非常大的机会,大家因此对新一届政府有信心,它的目标这么明确,又在这级政府的任期之内完成。有这么大的决心我觉得大家不应该对短期的这样一种市场的扰动过多的担忧,这就是我们金百鎔的一个基本的观点。

  金融界网站:对,其实马总监刚刚说的很好,就是在某种程度上,今天A股对于三中全会的反应,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误会,因为三中全会您说了,它是一个纲领性的文件,其实它就是指明了一个方向,这个具体的路径会由深化改革小组去探明,而且很明显,我觉得今天有一个消息非常明显,就是在下周的时候,三中全会会议的细则会出来,昨天出的是一个方向,不可能涉及到方方面面,可能在这方面市场对于三中全会的流程有一定误会,另外可能也会有一点利好落实在里面,那么其实是有一些问题就是大家沿着这个误会的话题去讲,比方说市场之前会讨论这个说,有一个消息传的非常神,就是好多家上市公司都涉及到民营银行概念,甚至有些在工商牌照都注册了,但昨天其实对整个金融体制改革这个说的不是特别多,包括现在还处在监管灰色地带的互联网金融,也没有去说。那么您是怎么看呢?就是说对于金融体制改革会不会还是沿着加速推进的一个速度去做,然后我们此前已经炒作的这一波民营银行概念也好,互联网金融概念也好,是不是能够找到一个在政策上兑现的机会呢?

  马学进:我们的观点呢,关于互联网金融包括民营银行的这样一种准入,政府肯定是会加速推动的。为什么呢?从全会的这个公报我们可以看到,从金融这个角度来讲,其实全会对金融改革方面只提了半句话,其实并不多,但是我们说对政府的话,除了要听他怎么说,更要看它怎么做。其实大家实际上看到,这个典型的例子就是阿里金融的余额宝,我们说余额宝现在已经过了六到七百亿,已经是市场上最大的货币基金。我们看看公募基金成立起来,花了多少年的时间,十年以上的时间,它的货币规模才做到多大,你想想在这一点上,政府难道不是很包容很开放的心态吗?允许大家进入,我想在民营银行也是这样。本届政府的改革从金融角度来讲,大方向肯定是自由化,这个方向是不会改变的。政府会以这个包容心态允许民营企业进入金融领域,从一定程度上,民营企业的进入能够激发我们比如说以国有四大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企业的创新活力,就像一种鲶鱼效应一样。对民营银行的准入其实在改革之前我们都会看到,各种新闻报道里面,上市公司公告也有看到,有很多银行都已经在筹备,在准入,有的一些可能地方上比较积极的,村镇银行都已经成立了。所以说在这一点上,金融中小化的改革大方向上,对民资的这样一种包容,准许他们进入这个方向上大家不要有任何担心,这一点我相信在改革之后会更加速推进。大家不要看这个公报里没有提到多少这样的内容和篇幅,但是实际上政府已经做了,我相信如果没有政府的这样一种首肯的话,它的余额宝能做到今天这么大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大家对这一点上要坚定信心。

  金融界网站:马总监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也就是说其实这个事情它是已经制定了目标,并且已经开始付诸实践了,所以在三中全会里面他才没有花大的笔墨去描述它,正是因为它已经开始了,所以可能它不需要在这里面去强调,这个马总监提了一个角度去看问题,然后还有一个事就是比方说在三中全会之前,有些地方城市是把它的房地产调控的手段升级了,深圳、上海还有北京都先后出台了他们的第二套房首付七成的一个方向。然后那个时候大家对房地产调控也会有一种预期升级了,就感觉这个三中全会之后,会不会有一些新的方案,新的思路这已经造成了地产板块的调整,但是三中全会其实不要说这个地产调控了,连房地产这三个字都没提。这个挺有意思,这是否是说我们的地产也好,地产股也好,是进入一个新的增长周期吗,可以这么说吗?

  马学进:我觉得个人不能下这种绝对的判断,所以我们来回顾政府对房地产调控本身的一个态度。我们还是要基于全会公告的精神,它总的主导精神就是市场在资源的配置当中起决定性作用,政府不该管的就不管,这点很明确。政府已经简政放权,全会之前多少个审批项目都已经不再去审批,不再去干预这个企业了。这个大方向绝对是按市场的资源去配置,让市场发挥自身优化配置资源的一种效应。其实这个是放在所有行业里都适用的一条基本原则,房地产仅仅是其中一个行业而已,之所以引起大家那么多的关注,只不过因为房地产目前来看的话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所以说这一点的话,大家看,这届政府到底是调控什么样一个思路呢?其实在全会之前政府已经明确表态了,要建立房地产市场的一个调控长效机制,而要以往的一些行政化调控手段要慢慢的要退出,因为你行动手段的话,过多的去认为干预这个市场,会打破这个行业和市场自身的一个发展规律,我相信未来包括诸如房地产税在内的,它是一个长效的调控机制,建立之后,那些以往的一些行政这个调控手段会逐步淡出,这样其实是为房产也好,或者其他行业也好,建立一个市场化调控的一个健康发展的机制,我相信在这种前提之下,未来的房地产市场会发展的更加健康。各个股民也会关心房地产这个投资机会的问题,那么我们认为这点要从企业,我们要把思路放在企业领导人身上来看,可能未来房地产行业很容易挣钱的时代过去了,但是不是说一点机会没有。我们比如说中国的城镇化进程还没有完成,在这个过程当中,那我们可能不是在城镇的集中区,大型的各种高等的商业住宅或者居民住宅建的很密集,而是配合城镇化这样一种需求。比如说改善城市周边地区的这样一种居住环境,使得比如说城镇化农民能够进行这个集中的居住,环境搞的很好,环境非常优美,小桥流水人家会有。可能不单单有这个农村的居民愿意来住,可能有一些城市的居民,因为城市交通太拥挤,有污染的问题,会迁移过去住。那其实这样的一个方向是未来这个房地产发展的一个大的方向,这是一个例子。另外一个例子就是说前一段时间国家也发布了健康产业的发展规划,其中我们比较关注的就是进入人口老龄化之后的中国的养老问题。其中我们知道养老的这种社区、地产是大大不足的,真正能为老年人提供安心养老的真正的这样一种地产还是做的比较好的还是非常少的。这块儿的话,未来的房地产企业有没有考虑去做,这块儿的前景相信不用我们说大家都有目共睹的。那么未来的房地产企业可能不再是说我这个通过大批量这种制造的方式,我借着行业的这样一种繁荣来赚钱,而是说从精细化的角度,从结构的化的角度去找一些更好的这样一种方向去做。这个事我们要去看,未来的房地产企业能否在这个比较好的这个,未来更有前景的方向上能够做出更大的成绩,而不是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去吃饭,这样一个类型的企业,那地产股的话,未来可能经过比如说万一这个市场一个调整之后,逐步起稳之后,整个长效建立之后,大家有一个稳定的预期之后,那可能在这些方向上发展非常好的企业那可能还是有投资前景的。当然我们也不排除那些墨守成规的一些企业可能就会被市场淘汰,这是任何行业都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这就是我们的一个观点。

  金融界网站:好的,我总结一下马总的观点,就是第一个整个地产的调控政策市场手段将逐渐的替换行政的手段。那么未来的地产股的,就是对于地产上市公司的投资机会,其实主要还是取决于他们能不能抓住城镇化还有养老地产这两个机会,在于他们自己的把握和自己对于这个未来创新的这种理解,可能会出现比较大的一个分化,我其实还是非常同意马总这个观点的,就是地产行业可能真的会出现一个大的洗牌,会向以前这样进去就能挣钱,这个可能会有一个变化,这是我们投资者需要注意的。还有一个就是这次三中全会有一些,比方说我们前边说金融体制改革,感觉没怎么提,地产行业根本就没说,其实还有一个,就是大家预期比较强,就是国企改革。你看我们知道在这个三中全会之前有一个板块涨的特别好,油汽板块,因为大家都预期油汽资源改革。那么资源改革一般来说价格就会上涨,尤其是天然气,那您怎么看呢?

  马学进:关于国企改革,应该来讲我觉得整个改革进程当中确实对政府比较大的一项改革措施,但是我觉得本届政府在全会公告中做了一个很好的定性,他说其实是坚持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我们把非公有制就基本上可以理解为民营经济,并重的一个格局。确实国家对民营经济的重视程度在提高,因为他们可能更活跃,可能带来更多就业,激发中国经济未来的一种发展的潜力,把他们的地位提高了,但是并没有可以要压低国有企业的一个,在一些国家应该掌控的关键领域的一个地位。摆在一个比较平衡的位置我觉得比较好。所以说我们换句通俗的话来讲,这届政府对国企改革叫做民进国也不一定要退,为什么呢?国有企业不管以前处于什么原因,他也通过自己的经营做到现在这样一个规模,我们也可以看到,世界五百强里面,中国的一些企业都排在了非常高的位置,他们也受于中国经济整体比较的一个结果。那有什么一定的道理要去打压他们呢,这是没有必要的。以往为大家购并的只不过是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不在一个平台上竞争,那现在政府的话语变成开放包容的心态,打开垄断之门,让民营企业进来,和国企站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我觉得这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只要同台竞技,大家都有机会,那么为什么要扶一个压一个呢?这个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换个角度来讲,不管是对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很多经济学家说的好,都是中国的企业,那我就一视同仁,同等对待就好了。国有企业确实以前因为有各种各样的资源,政府的支持,可能会有些惰性,有些机制不足,效益不太好,没有完全发挥出活力等等弊端。但是我们相信在政府的统一部署之下,未来可能在国企改革上,从体制机制层面做一些创新。比如说搞一些,我们可以看到上市公司的股权基地,体制上一些改革,充分发挥国有企业高管的主观性和能动性。国有企业也一样能焕发出活力来。其实在之前我们也看到很多国有企业也是做的很不错的,像云南白药等等,这些企业他们的国有企业的领导人也非常的敬业、勤勉,他们经营的效益也不比民营企业差,所以我觉得应该对两者应该公平对待,是一个最好的一个方式。

  金融界网站:您刚才举了一个例子,我想把这个问题问的更极端一点,您刚刚谈到一个民营企业叫云南白药,但是我们知道云南白药进入的这个行业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就简单的说不管是民企还是国企,如果说没有很好的竞争机制,管理上比较科学,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在市场站住脚。但是另外一个国企呢,比方说中石油、中石化、长江电力、这种完全垄断的政策资源的这种大型国企,您觉得在您刚才提的民进国不退的这种情况下,他们是受冲击比较大的,就是说能够像您说的自己倒逼着改革让他们觉醒,反而会产生更大的效益,您怎么看呢?

  马学进:对于国家的一些关键的资源的垄断上,我们应该是可以去理解的。未来我觉得可能比如说在室友、电信等等各个领域还是可以放开民营企业来进入的,国家可能还,从国家战略安全的角度,关键的环节可能他还是要去把握的。但是在周边的服务,比如说油品的销售,电信的增值服务上面可以大量的引入民营企业来竞争,让国企和民企进行充分的配合,也能够提供很好的服务,两者这个矛盾其实利益上也不是截然矛盾的。但是这个时候我们要相信本届政府是有充分市场化的思路,有很包容的心态,我们觉得只要这个门打的越来越开,企业进来的更多,那才让一些垄断的行业也会受到一些激励或者是企业也会激发一些活力,这样的话我觉得应该来讲对改善国有企业的效益,促进还有企业的体制机制创新是会有一定促进作用的,但是要看到这个方向是明确的就好。

  金融界网站:挑战和机遇同时摆在了我们国企领导的面前,另外一个热点就是有一个其实还挺意外的,就是三中全会的公告提到了自贸区,它用的文字也挺有意思的,加快自贸区建设,扩大内陆沿海开放,这个解读上面有一些不太清晰的地方,比方说我们说这个加快,是说加快上海自贸区,还是说要加快试点,我们再多出几个,比方说天津、珠海、武汉,这个加快究竟说的是节奏上的加快,还是说在面上再多取几个点再试一下,就是您怎么理解这个事,当然这个我感觉这个可能不会有一个定性的答案,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您的看法。因为这个东西对市场的影响很大。如果说这个加快就加快上海一家,其他的就别折腾了,您给我们讲讲。

  马学进:关于自贸区我们基本上是这么理解的,我们说自贸区的定性就是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和试验田。我们从这个本届政府换届之后,去的地方路径来看,比如说先去深圳,十八大换届之后,然后全会之前又把上海这个很快的速度跟效率升级为自贸区,我们说两个地方都是典型代表,深圳是最早的特区,上海的浦东新区说白了又带动整个珠三角和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都是非常典型的区域。政府之所以在上海做自贸区的建设,我个人的理解主要还是想把它作为一个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化的试验田,可以在里头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尝试我们全会公告里面提到的各种具体的一些改革措施。因为本身从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来看的话,上海的这个是比较先进的,思想是比较开放的,应该来讲能够对全国整个经济就有一个带动作用。以我个人的看法来看呢,我觉得既然是一个试验田,首先从稳妥的角度来看的话,应该先让它试验,至少有个阶段性的试验的成果,我们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等上海自贸区运行一段时间之后,各项改革的措施都落实了状况,以及惠及民生的状况,政府看到一定成果之后我觉得才会逐步稳妥的向全国其他区域去开放这是我的一个个人理解。应该来讲从政府工作的角度来讲,如果一个地方的试验还没做完,匆忙的去推展这个地方的一些不成熟的经验,可能这不是一个稳妥的办法。其实我们也可以看到,以前从七八年以后改革开放,以特区建设引领中国的经济腾飞来看,也是特区的经济出了非常好的成果之后,全国才纷纷效仿,政府才全面的扩大改革开放,与国际经济紧密联系,到最后加入WTO,中国的产业有三四年改革开放的一个繁荣,我觉得本质上是没有改变的。只不过现在的改革到了一个需要提升一个层次的时候,这个时候稳一点,以这个上海自贸区这个试验田稳一点,我们大不了在晚一点点时间,去把一些成熟的经验比较好的一种改革的方式去落实和推动,这样对经济全局来讲,对健康发展也更为有利。

  金融界网站:好的,您讲的非常的清楚,然后因为时间的关系,最后我就问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您看完三中全会的公告之后,您感觉它最大的一个投资机会出现在哪个领域或者说哪个行业?

  

  马学进:我想这也是我们股民朋友最关心的一个问题,落到具体的投资机会上怎么去演绎,我们说可以从两个角度去看问题,一个角度就是从这个全会的精神角度来看的话,这次对民营企业放开,让他们准入更多的领域,激发民营企业的活力,我们可以看到民营企业其实非常有活力的,在很多竞争性的领域,民营企业通过自身的发展已经做成了很大的公司,知名的品牌。那未来放开更多的领域给他们进入之后,他们应该来讲会促进这个行业重新的洗牌,激发出更大的活力,使得整个行业焕发出新的生机,我觉得这一点不仅对民营企业有利,其实对国有企业也是有利的,因为有了效益的话,大家会互相促进,最终是靠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形成了自身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能够获胜。所以说这是一个方面,民营企业本身可能来讲,如果它能够放开的领域比较多,肯定市场的反应是比较好的,之所以像杨老师刚才谈到的民营银行等等,大家都看到了。可能国有的大银行大家不怎么感冒,所以对民营企业银行涉及的公司非常感兴趣,这是一个方面。当然从对立面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其实对国有企业来讲的话,其实我们觉得国有企业还有很大的成长和上升空间,比如说它通过这个股权激励机制,激发高管的活力,减员增效等等,那现在做的还不错的国有企业以后可能做的会给好,国有企业的效益的提升,通过吸纳民营企业一些成功的经验,改善股权治理结构,激发内部员工的主观性和能动性,它的效益也能够提升一个层次。所以说在这个角度来讲的话,一些国有企业如果它有创新精神,体制机制改革相对比较超前的国有企业,同样也有巨大的机会,这是从全会的精神角度对国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同等看待,共同促进发展的角度去看问题,这是一个角度。

  另外一个角度就是从产业的这个角度来去看问题,我们觉得这个其实全会以市场化来进一步深化改革,说白了也是希望能够促进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和升级,这是大家有共识的。不管通过什么手段,不管全会的具体的表述形式是什么,这个是必须要做的,中国经济不转型,就不能迎来下一个黄金的十年,黄金的二十年,甚至经济可能会停滞。所以说这一点是大家有个共识的,具体怎么推动,在全会精神的引领下,可能各位经济学家各有各的建议和建议,但是从我们金百鎔作为一个专业的投资机构的角度来看,我们就看我们的投资机会来看的话,我觉得我们金百鎔把握了六大产业方向,应该来讲能够代表未来转型升级的方向,这也是我们公司过去这两三年不断摸索的方向,也是结合了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个方向去探索的。比如说我们可以看到现代服务,比如说我们的养老、健康这是一个方面。二一个是品牌消费,未来的品牌消费我们觉得不是很高端的奢侈的消费,那个是服务少数人群的,可能在国家大力反腐的情况,它可能不但不会增长,还会萎缩。但是我们觉得对于大众的消费者升级的这一块儿,通常来讲他们会有一个更好的机会,现在中国的民众手里其实也有钱,也有一定的消费能力。他们为什么不能吃好一点,喝好一点,甚至出去祖国各地看看大好河山,去世界各地去观光旅游,为什么不可以呢?吃好喝好玩好等等,或者更好的一些比较高端的服务来改善它的生活品质,这也是政府促进民生的一个方向。

  此外还有节能环保,这个我想就不用多说了,这个大家都感同身受了,其实不光是北京,全国各地这种节能环保的形势都很严峻,政府这个方面的决心我觉得不用讨论,大家都有共识,只不过是多长时间能够做得好的问题,当然我们要相信政府,以前伦敦的雾都现在也变成了蓝天白云了,我们相信我们未来的北京也会重新变的环境优美,空气质量良好,水源洁净等等,当然这需要一点时间和过程,也需要大家去耐心的等待。在此过程当中肯定与节能环保相关的大气的治理、水源的治理,土壤的治理,包括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都具有非常好的一个机会。

  此外我们还觉得这个先进制造,先进制造这里面企事业包括了一些高端的机械装备,可能大家也比较关心的一些海工、军工的一些装备。中国的整个机械装备制造水平其实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那未来可能在老龄化的这个竞争过程当中,人口红利逐渐的丧失,人力成本抬高的过程当中,用先进的设备去替代人力,未来成为一种现实的企业降本增效的一种选择,这些方面我们其实还有很多先进国家的标杆,比方说日本德国可以借鉴,可以去跟他们学习,提升我们的机械装备的制造的水平,使得中国能够生产出和日本德国一样很精密的器械,精密的零部件,带动整个中国装备制造水平的一个提升,中国现在是制造业大国,我们就是客观的来讲的话,量是做不大了,但是产品的品质不足够好。但是一旦如果说我们这个先进制造的水平提高之后,其实中国也能够制造出世界闻名的产品,也能够改善中国产品在世界的形象。再下来就是医药,健康。这就是国务院在全会之前说的文件,健康产业大发展的这样一种大的背景,其实即便没有这个文件,大家对医疗健康这一块儿其实还是有共识的,那老龄化这个社会进程过程中,我们知道这个老人的用药需求比中年人年轻人甚至孩子的需求量都大很多,在这个过程当中,这块儿的支出是会不断增长的。除了以前的药品之外,包括医疗监管的服务,那我们说还有很大的欠缺,如何使人民群众享受更好,更优质,更及时的医疗服务,其实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在这块儿我相信如果政府有很宽容的心态放开让民营企业进入,能够让市场自然去进行分成,这样这个空间还是非常大的,包括养老的医疗健康服务等等。

  最后一块就是TMT这个行业,我们可以把它称为科技行业,中国的科技的水平可能在过去的十年有了一个长足的进步,但是可能一些原创的技术水平还不够,还需要进一步的去提升。在这里不管是处于这个产业发展需要,还是包括国家的信息安全这种角度的需要,我们都需要中国能够生产更好的这样一种,比如说芯片级的这种产品,包括软件这样一种系统的,平台级的软件需要有更进一步的提升,这需要中国的所有的这样一种科技企业有足够的创新的能力,那么我相信他们会在未来这个十年之内,通过这个主动的创新。因为他们创新的意识还是非常强,研发非常舍得投入,会逐步的追赶,向着这个世界科技的龙头美国去看齐。现在我们肯定比如说帮他做一些制造挣一些钱,未来我们给他提供更好的这样一种配套的产品,挣更多的钱,甚至未来我们一定范围有自主的软件和硬件的技术,能够走到产业链价值的更高端,我相信这个中国的科技企业里面精英人才会聚,他们是会有这种意识,有这种意愿是不断的推动科技进步的,也是符合这个国家科技的大的发展方向的,我们认为可能这六个方向应该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方向,应该也是全会从精神,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就像李克强总理所说的,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一个方向,我们也可以看到,我们的标杆美国之所以现在稳居世界的龙头地位不能撼动的原因,我们相信不是它生产有多少初级的这样一种产品,不是他制造了多少工业品,而是他在科技的潮头有像谷歌,Facebook等等,更早期的微软、因特尔这样一种科技型企业站在世界的领先的潮头,带动了美国整个科技的发展,才能使美国成为一个知识经济和科技时代的最强国,这才是他们最先进的地方,这才是值得我们中国所有的科技企业学习的地方。

  金融界网站:好,谢谢马总监给我们答疑解惑,挖掘投资机会,这期节目就到这里结束。

  马学进:也谢谢杨老师,谢谢各位观众。